返归自然———评画家贾广健花鸟画作品

时间:2008-08-03 11:47:41  
画家贾广健作品
34×137 cm 花鸟 GH5053
34×138 cm 花鸟 GH5051
四尺条屏 花鸟 GH5052

返归自然———评画家贾广健花鸟画作品

       当一些“国画”家们仍然陷在古人的笔墨、图式、情感模式中辗转模仿、雷同,难以自拔之时,贾广健却把自己投入了丰富得无与伦比的自然之中,去寻找全新的自我的感受,以严谨的功力、深厚的造型打破了时下那种无病呻吟的对文人画逸笔草草的草率而轻佻的模仿。也正是这种严谨的造型能力,奠定了贾广健艺术创新的基础。文人画那套能放却难收,能粗却难细的笔墨在表现自然万物复杂多变的形态上遇到了困难,贾广健情不自禁地在善于精细描绘的工笔技法中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语言。与传统文人画“不求形似”反对“雕饰”之风相背反,这位一度崇拜文人画的年轻画家不仅要以“形似”为中国画本体之“戒律”,而且提倡“对细节的关注与极尽精微的描画”,以致到了提倡“既雕且饰”的地步。贾广健踟蹰于荷塘,留连于莲池,那沁着莲荷清香的粉嫩的花瓣,精巧的花蕊,婀娜翻卷的莲叶,圆实的荷梗及饱满的莲蓬,无不充满着勃勃的生机,律动的生命。

  当然,如果画家仅仅是对物象乃至细节进行哪怕是充满情感的摄影般的选择、描摹,那也是不够的。画家表达自己所运用的永远只能是绘画的语言,情感必须找到它的相应的形式。如果说,在一片写意文人笔墨的“国画”画坛里,贾广健对“形”对“细节”的表现已经可以有其特色了,那么,他的独特的富于个性的图式创造则从根本上奠定了他的艺术的美学品格。复杂的形象组合,大型的章法结构使贾广健立足于“形”与“细节”的创作方式得以淋漓尽致地发挥。贾广健的画幅一般都具备较大的尺寸,这种大型的画面可以容纳更多的形象与更多的细节。他的莲荷图大多是成片的莲叶,成片的荷花,成堆的莲蓬,数只乃至十数只、数十只水禽,它们交相叠织,密集铺排,加之野草闲蓼的穿插点缀,使得大幅的画面充满着生气与张力。同时,复杂的造型与结构配合着虚实与疏密关系的处理,使贾广健一往情深精心刻画的点睛细节如莲花、蝴蝶、小鸟、水禽等在满密复杂的画面中脱颖而出。远有气势可观,近有细节可玩,造型严谨,结构复杂,画幅较大的工笔花鸟显然已经与不论是文人写意或是古典工笔都有相当的距离了,这是贾广健绘画自成一格的基础。

  与此相关而给人更深印象的是贾广健工笔花鸟画的色彩处理。贾广健注意到中国绘画色彩的观念性、情感性与虚拟性,注意到与西方以色绘形、以形显色的色形同一相异的形不碍色、色不碍形的形色分离特征。这位画家发现,中国画色彩的原理原来和水墨的原理有着如此惊人吻合的系统整一性。在贾广健的荷花图中,我们可以非常容易地感受到与直观视象颇为不同的种种色彩的表现:同为一塘莲荷,有的色调偏冷,清隽而雅逸;有的色调热烈,富丽而堂皇;有的在灰调中变化,明丽而高贵;也有的在有冷热灰冲突中求和谐,庄重肃穆中又渗入几分幽默与活泼……他清楚地认识到中国画设色基于五行说的青、黄、赤、白、黑五色原理的观念性质,又对笔墨的自律表现功能和墨分五彩的深层哲理做出巧妙的色彩语言角度的阐释和转化,同时,他还对西方色彩原理中的色调、色域、色度、色纯等做了创造性的借鉴与运用。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