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王西京的人物画内涵

时间:2010-09-08 22:44:27  

  不断地翻阅着王西京的人物画集,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竟然

  如同飞天一样,在我的眼前翩翩起舞:那些衣袂飘逸、风神蚀骨的唐

  代仕女,那些手执一卷、落花人独立的宋朝良媛,那些松下抚琴、深

  竹长啸的隐逸之士,还有那嫉恶如仇、金刚怒目的钟馗……使人应接

  不暇,美,简直太美了!

  细读王西京的画集,首先被他那汪洋充沛的艺术气势所感染:无

  论是人物长卷图还是人物小品,其艺术境界异常开阔,人物形象呼之

  欲出,流泻于整个画面的色彩灌注着蓬勃向上的精神力量。例如,他

  的《玉楼醉春图》、《三友图》、《濂溪观荷图》、《东坡诗意》等

  作品,莫不是气韵生动,意境深邃。在当代人物画家中,能用线条把

  画面经营得到达气韵生动的艺术层次,是十分罕见的,而王西京却轻

  轻地迈上了这个绘画艺术颇高的门槛。

  气韵生动不但是我国古典绘画艺术的衡量标准之一,也是现代绘

  画艺术的衡量标准之一,是古典美学和现代美学重要的概念,包含着

  极其丰富的内涵也留下了非常广阔的阐释空间。对此,王西京非常熟

  谙地运用在人物创作过程中,因而他的人物画在思想内涵和艺术品位

  上都趋向于上乘,这确实是不容易的!

  也许是陕西积淀了太深厚的历史文化,“久在樊笼里,

  复得返自然”,这些致力于文学艺术创造者,无不是竭尽全力甚至生

  命“闹出点动静”来。王西京也是具有陕西文化品格的艺术家,全身

  心地投入到绘画艺术中,在线条里塑造属于自己绘画风格的艺术世界。

  迄今为止,他已经创作出作品、论文集60余部,在国内外报刊发表了

  5000多幅优秀作品,可以说,王西京是我国当代人物画史上一个重量

  级艺术家,也是陕西继赵望云、石鲁之后的画坛领军人物。

  早在两千多年前,孔夫

  子就强调“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这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应该立志为天下,为天下就必须讲德行,而德行当以仁为主;

  据德依仁以外,还须熟习六艺。这段话,其实也就是著名作家柳青所

  说的,从事文学艺术必须进三个学校:政治的学校、生活的学校和艺

  术的学校,只有在这三个学校合格了,才有可能成为一个比较有出息

  的作家艺术家。以此来看,王西京之所以能取得如此辉煌的绘画艺术

  成就,是因为他实践了孔夫子的思想,也就是说,他践行了柳青所强

  调的三个学校,实质是强调作家和艺术家必须具有高尚的道德情操、

  热爱和熟悉生活以及较高的艺术造诣。正因为王西京达到了这样的思

  想、学识和生活高度,所以,他的人物创作也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

  刚才说过,地理环境对文学艺术有着重要的影响,那么,就陕西

  来说,又生成了怎样的文化品格呢?陕西的文化品格不同于齐鲁文化

  品格,也不同于江浙文化品格,而是具有内敛凝重的文化品格,其主

  要特征是慷慨悲壮、深沉郁劲的艺术风格,具体到艺术创作上来说,

  就是敢于正面描写重大题材,偏重于全景式反映社会生活,善于开掘

  出历史社会乃至人性深处的苦痛的根源,凝聚着磅礴的浩然正气,例

  如,司马迁、班固等,还有柳青、杜鹏程、路遥和贾平凹、陈忠实、

  赵熙、高建群等。表现在绘画艺术领域,远的不说,就当代而言,赵

  望云、石鲁等,他们以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形成了影响巨大的“长

  安画派”。这个画派没有江南绘画的玲珑剔透、小桥流水,却显示出

  饱满着强盛的生命力和具有极大的艺术张力,淋漓酣畅地表现出陕西

  文化品格。——

  ——我总是以为,我国的人物

  画真正的成熟期是在魏晋南北朝,是外来文明促使了人物画迅速进入

  了自觉的艺术阶段。魏晋南北朝时期,虽然由于战争带来了社会动乱,

  但是汉代以来独尊儒术的思想专制局面瓦解了,佛教的逐渐兴盛和道

  家思想的流行,极大地促进了文学艺术的发展。单就绘画艺术来说,

  出现了顾恺之这样的艺术大家,他不但在人物创作上独步一时,也在

  绘画理论上提出了“传神”、“以形写神”等审美观点,一直影响我

  国绘画艺术两千余年,至今仍然是值得认真探讨的课题。南齐画家谢

  赫结合顾恺之的画论和自己的创作实践,明确地提出了绘画“六法”,

  曰:“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

  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移模写是也”。在这

  里,谢赫把气韵生动放在首要位置,可见在传统的绘画艺术中,是很

  注意这一点的。什么是气韵生动呢?气,在不同的语言环境有不同的

  解释:在哲学中,气是一种构成世界的物质,天是清气,地是浊气;

  在医学中,气是一种无形而又能处处表现出来的东西,是生命的支撑;

  在文章学中,气是贯穿于整个文章的内在的逻辑和思想张力;在绘画

  艺术中,气是从作者潜意识里表现出的一种充盈在艺术作品中的生命

  律动,是赋予人物灵魂的活力;韵,是艺术的节奏,是艺术相同元素

  的一种重复出现,一种按照美学规律自然的创造。可以这样理解:气

  是韵的内涵,韵是气的外在表现形式。王西京的人物画,一个主要的

  艺术特征就是气韵生动,主要体现在他那塑造人物的流畅而准确的线

  条上,体现在他准确把握人物的主要性格特征和思想感情并能传神地

  表达出来,体现在人物所在的环境气氛的营造上,体现在整体作品的

  光彩夺目、勾人心魂上。他的《大千观荷》、《陶潜诗意》、《竹林

  七贤图》和《听涛图》,无论是人物的精神风貌还是内在的卓立于世

  的人格力量,均能很好地表现出来,形神兼备,甚是符合人们对这些

  历史人物的形象“预设”。人们往往根据阅读这些历史人物有关的诗

  文,想象着他们的模样,并按照自己的“预设”来描绘出他们的形象,

  或飘逸,或潇洒,或端庄,或凝重,但是,这种“预设”的形象是模

  糊的不清晰的,而且是变动不居随时可以修正的,而王西京却能逼真

  地把这些历史人物活色生香地“复制”在纸面上,让他们和现代人进

  行思想的交流与对话。尽管这种交流与对话是个体精神与之发生的,

  可是,假如一个艺术家塑造的人物和观众的“预设”形象相差太远的

  话,观众是不会产生这种与历史人物交流与对话的欲望的,也就是说,

  这样的人物塑造就是失败的,相反,能调动起来观众的情愫并刺激他

  们与这些历史人物进行交流与对话,那就说明了艺术家的成功,他所

  塑造的人物形象得到了大家的艺术认可和肯定。当然,能达到这样的

  艺术境界的画家属于凤毛麟角,王西京就在其列。当我阅读王西京的

  《于右任》时,看着于右任扶杖站立高山之巅,眼望着波浪翻滚的大

  海,一袭长袍,白髯拂胸,默默注视着遥远的大陆故乡,一脸落寞,

  眼角不由得潮湿了,耳边似乎传来音韵铿锵而又充满无限乡愁的吟咏

  声:“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

  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远不忘。天苍苍,野

  茫茫,山之上,国有殇。”此时,真想长长地呼喊一声:“魂兮归来!

  ”阅读他的《春潮》,看到我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事业伟大的设计师

  邓小平的高大形象,一股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他的《守望生命》仿佛

  又把我带回那悲惨的汶川大地震……当总理轻抚着自己受伤的胳膊,

  不顾自己的安危,蹲在余震不休的废墟边,神情专注地眼望着倒塌的

  楼房下正在抢救生命的现场,不由人心潮起伏,喃喃道:“总理呵,

  人民的好总理!”阅读《石涛》、《郑板桥》、《八大山人》,又似

  乎思绪飞奔在“无端歌哭无端笑”的人鬼颠倒的世界,在寒风里走来

  一个个遗世独立的大写的人!是这些大写的人,以自己的天赋才华丰

  富了祖国的文化,延续了古典人文精神的余脉,在黑暗的时代闪亮出

  人性复苏和社会解放的火花……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