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西京对中国文化的看法

时间:2010-07-21 23:00:09  

当车过街衢,苍柏郁郁的凤岭及四面环山,在一抹古钟遗音中肃然展布出轩豁气象,身心及视觉顿时被一种强烈的气氛笼摄,不觉感知到自然与人文生命的凝重与尊大。蹑①鱼龙变化之鳞,拾②九五天尊之阶,观五行八卦之阵,览七星四季之石,如同在识解中华民族博大而深厚的传统文化理念;又如同在体悟中国古代先哲们在自然科学上的思辨睿智。西铜高速公路在浑厚苍茫的无边壑原中自由延伸,掠窗而过的古柳、沙河、田畴、民屋、牛犁与烟囱、铁塔、楼厦、广告、车流相互映衬,和谐地构筑出极富地域特色的风景图画,在悠然地传递着远古文明向现代嬗变的信息。

“背依桥山龙虎地,门对印台凤凰池”的汉建轩辕庙,德隆邃古,冠绝当世。其建筑设施与结构缀饰,无不象出天文,形于地理。启源以物性,归宗以人本,在中华文化与世界文明的衍造上凸显出初祖的遗泽与开山世功。

轩辕庙之后,桥山东南麓,横空绝出的新立祭祀大殿,集原始风情与现代感于一体,融科学、艺术与哲理于一身,在继天立极、一匡天下上形象的展现出黄帝的远智与久谋;也充分体现出新中国建设者们对其殷切的希望。

桥山之巅盘龙岗上的黄帝陵冢,在千姿百态、令人遐逸于思的古柏的掩映中,仍显现出不尽的神力、诡秘与天机。它无言诉说着始祖驭龙以求永生的丧葬情节,浓缩了他们“天人合一”的思想精华。其朴素的“两唯”理念,实开了后来儒道学、堪舆⑤学的先河。中国人择地安尸,以永祚⑥千秋的心愿,亦无不受其深重影响。庙内的十余株历经数千年风雨沧桑依然昂首穹宇的伟岸古柏,特别是黄帝手植柏与汉武挂甲柏,势如卷云腾空,枝干峻拔挺劲,似乎在宣示着炎黄民族亘古不变的嵯峨雄姿与肇造③一统的威武。那“九土寻根根总在”的博大生命气场,是“四海归黄”理念一脉相传而千秋永继的根宗所在。只要是有一点民族血性的人,驻足于其下,一种堂堂支那国④后裔的自豪,都会勃然在胸中激荡。

作为构成自然界的两种基本元素--风水,在黄陵区域形成了极富特色文化的祥瑞格局,沮水如龙腾云,桥岭似凤展翅,九沟小龙俯首,阳坬⑦山系栖凰;盘岗龙珠在颔,角柏直插云霄。朝来之际,晓雾迷蒙长岸,煞似托浮游龙;风起之时,坡满和鸣之音,酷如协合飞凤。如此物华天宝、嘉福遗脉之地,遂聊慰了黄帝及百臣形以图腾、神以人文的悄切渴念,龙凤也便成为中华民族正统文化的最高体现形式。寻根以溯源,不难看出,轩辕黄帝是海内外一切华人的共祖,是一个内涵极其丰富的文化象征。研究、开发这一具有多重意义的特有文化现象,无疑对于推衍以黄河文明为中心的历史框架结构,对于民族性格的重塑,对于经济建设与各项研究,都弥足珍贵、举足轻重。传说中“驭龙升天”的故事,只不过是当时生民的一种祈盼与想象而已。然其之所以能够产生,确有其堪舆地貌上的本质原因所在。

从精神活动上看,人文初祖轩辕黄帝在共同设计人类文明载记符号的时候,已把自己的全部理念兼容于富含哲理性的汉文字上了。“黄”字的会意是“由共”,即“经过大同”之意。意思就是说,人类开辟鸿蒙后,“耕者不侵畔,渔者不争岸,抵市不预价,市不闭鄙,商旅之人相让以财。道不拾遗,夜不闭户,庶民乐其俗,安其居,无羡欲念争之心,邻国相望,鸡犬相闻,至老死不相往来。”这一原始共产主义的美好图景,正是人类惟一的不懈追求。为此,就有了黄帝时“成命百物,以明民共财”的分配制度;就有了阪泉之战,炎黄结盟的壮举;就有了涿鹿浴血,擒杀蚩尤的辉煌;就有了江汉融合,确立华夏的鼎盛。中华民族之所以不像古埃及、印度、古巴比仑那样,在人类文化史册上消亡,之所以能成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的孑遗,应主要归功于人文初祖轩辕黄帝在原创中华本土文明的同时,兼容各部落不同文化,从而形成“修德化民、家国共构、万邦和合、天人合一”的多彩特色文化的卓绝贡献。炎黄支那的永恒,实质上是炎黄文化的存在。如果要仔细追溯一下古老的中华民族传统文明延亘数千年而未出现断层、未曾消亡,其根本原因,尽在于肇始之祖黄帝在文明原创时,就着力于其兼容性优长的推衍,致力于人类大同世界的终极实现。其后儒家的中庸之道,宗教普渡之法,莫不受其深远的影响。钟鼎上的“黄”字()就是后人对轩辕帝预言人类社会不断发展规律的形象概括与胪述。轩辕时代以和求战、铸鼎荆山,格物致知、寓念于史,造车事农、作陶行医,筑室定历、合律拟文,垂衣而治、身体力行,不仅创造了那个时期的农业文明、道德文明与社会文明,而且为人类与自然的协调发展,为世界的不断进步,指明了正确的方向。轩辕时代为我们所遗留下来的,是一个综合的文明体系。它对于中国与世界的和平进步,仍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从形构上看,黄陵建设者们试图使这里的一木一石、一砖一瓦都沾染上文化的灵气,成为一种理念与格局的存在;试图使远古时代的思想、智慧及生活气息、文化气场在新的情境中弥散、辐射,从而成为其文化反思的源泉与力量。然由于理念与格局只是脱离于原始风情与古代农业文明灵魂的躯壳,且没有形象、哲理性文字标识的点睛,因此形同虚设。一九八八年,全世界的诺贝尔奖得主在巴黎聚会,曾发表宣言说,如果人类要在二十一世纪活下去,必须回顾几千年,吸取中国古代圣人们的智慧。而这个智慧的核心,就是成功地从政治、文化、道德上,把亿万民众团结起来。未来的世界将是一个多极化的、对立而融合的集合形式,而能在整个国际事务中发挥主导作用的,是一贯具有“独特思维方式的中华民族”。这个思维方式就是五千年一脉相承的民族谅解、万邦和合的治政大略。

对于多数当代人来说,新石器时代的文化现象还是鲜于知识的。如果能化繁为简,树碑以立传,则其功善于国、善于民、善于史而不可估量。素有“广纳乾坤,德施四海”的轩辕黄帝古庙,美其名曰“观天地生物气象,读古今经世文章”,然除毛泽东的国共合作祭文、伟人题词与十几株矫首苍穹的古柏外,能称得上国粹的东西,的确不多。

孔子说黄帝“生而人得其利百年,死而人畏其神百年,亡而人用其教百年”,是不无其道理的。木之求发者,九土培根;泉之追远者,五野浚源;国之泰安者,惟厚德载物而已。仅以庙前区鱼龙变化图而言。由上万块河卵石所象征的中华文明史中的这一段,是炎、黄两部落文化融合的艺术写真。鱼、龙图腾分别与炎、黄两帝密切相关。“炎”字,实质是(双鱼)的形体变异。鱼、龙变化,暗寓的是神农氏“物物贸易”同轩辕帝“明民共财”的反复碰撞、交和、相融,从而形成中原文化新体系。从这个意义上看,对黄陵文化的全方位深层研究,在当今世界文明多元性区域化的不平衡发展中,是待补的网页。然作为远古文明圣地的黄陵,在总体开发上,却明显凸现出重形轻质、图表忽里、囿⑧之祀而罔⑨之时、骀⑩之娱而怠之思的弊端。

黄帝,首先是一个综合的、超时空的文化象征。其庙堂所应恒广积淀的,是格物致知、经世致用方面的精华遗存,是唤起民族精神的谒章铭文。主题性、主导性,是其馆藏的旨要。如果自然、人文、历史与现实能融为一体,以一而贯之,古庙的遗音才会在时代的反差中产生异音,民族精神创新才会成为可能。那种看庙、看碑、看木、看香火的过场娱戏,绝不会有反思上的收获。五千年的生命皆变为死的标本,对历史的光顾,就只不过是一场悲剧性的重复,图造还会有什么机缘可言?……

对于黄帝陵而言,千年古柏、堂皇古建、人文遗存、黄帝风节,的确是德泽万方、轨范百世的教化珍材,诚如三丰诗中所作的描述:“衮冕霞飞天地老,文章星焕海山清”。如果我们能切住“德道、人伦、综合、统一”的脉搏,进行深层次的涵容研磨,一代一代地为黄帝庙宇铢积寸累国粹文宝,轩辕庙终究会成为“中华人文第一博物馆”,成为中华传统文化教育的首选场所。返璞归真的新立祭祀大殿,元气浩茫,妙契自然,意冥玄化,机在灵府,确能把轩辕氏时代的人文理念形象地体现出来。人们也可从其“立象以尽意”、“形形之不形”、“明心见性”上看出远古文明对儒、道、佛三教的明显影响。

“心目相授,斯道始兴;图之屋壁,以训将来”,这是唐人裴孝源论画的名句。如果黄陵的建设者们能进一步考虑到充实的文化内涵对于一处景点的促发作用,唐人名句便是一个很好的思路。人们大凡可以在殿旁设馆,采用较高层次的文学、艺术手段,系统再现黄帝时代的有代表性的历史史实,让前来的观览者较直观地了解当时社会的现实与文明。殿与馆珠联璧合,就会形成一个强大的文化气场,激发人们在反思中,充分认识本土根文化在中国之所以绵延不绝的本质所在,增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自觉,以焕发热情,积极参与新时期的文化与文明建设。

体表与内涵相应,祭祀同乐娱并行,煌煌大殿才会在不同的鼓乐声中充分发挥出自己的潜能。祭祀大殿是一个符号,是一种象征,需要匠心独运,自然妙契以恰当的艺术形式。如果心灵呼唤在历史的反思中成为一种社会与人生的既定需要,它就会产生出无尽的生命活力。其可“成教化、穷神变、测幽微”,与大籍同功。然从寓教于游的角度慎思一下,殿宇过分简约的构造与设施,对当代游观者并不会产生多么强烈的影涉作用。即就是对朝觐者来说,离开现代科学技术与艺术手段的烘托,离开与之相关的历史活动与文明成就的相契,仅就规板的仪式,很不容易产生内心深处的情感冲动。基于“助人伦”的考虑,祭祀大殿的确应该在现代化手段与民俗文化的默契上下一番功夫,尽可能使公祭、公娱各得其所,相得益彰。对于其缅怀性的词调来说,应力求质沿古意,文变今情,使至简之声在感情的共鸣中产生回环呼应,从而使远古的传统美德向现代化意识的渗透成为可能。

以风水格局与古柏奇观而著称的龙驭桥山,在文明史上,是龙凤文化的诞生地,是黄帝教民稼穑的地方;在国家史上,是黄帝衣冠安葬之处。古来的离奇传说与千姿百态的怪柏,地域上龙风呈祥的天祚风貌和阴阳学说,使这里披上了一层层令人迷离的神异色彩。观其造设之物,也多在气脉与神威上下功夫。因而除国祭、问祖,以安抚四海、永结华夏大团圆外,登阁览景便成了人们惟一的赏心乐事。

也正是在这里,黄帝“顺天地之纪……时播百谷草木,淳化鸟兽虫蛾”,“成命百物,以明民共财”,创立了极辉煌的原始农业文明与国家文明。黄帝的农作物引种、驯化、推广,使当时的农耕文化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不仅很有效地解决了人们的衣食住行问题,而且为富国强兵创造了优越的条件。他的大同世界思想,开启了一个时代的荒昧与鸿蒙,使中华民族的文化与文明在源头上便显示出自己的大融合、大一统特色。正是因为有了人文初祖超前而独特的思维,使炎黄文化根植于物性与人本的深厚沃土,它的根系才如同轩辕手植柏,九土而无处不在,五千年历尽风雨而生生不息。这一历史独特现象,早已引起了世界的瞩目与思虑。实质上,一架桥山对中华民族最富有价值的贡献,多在于其黄帝陵前及凤岭东部两块平坦的开阔地上。

明治起之功,垂百代经纶,应是我们于桥山文化保护与开发上的正确思路。在现代历史条件下,再去借古柏、龙凤作一些风水蛊惑文章,只能不屑于国人、贻笑于天下。桥山祭祖是一种历史的回归,有肇启之功,自无可厚非。然仅香火孝祀,发一味古幽,引得一点团圆之情与团结意识,远不应是我们与先祖的初衷。

在天工开物所余的一块田畴上,我们不妨作一个“远古农业文明公田”的尝试,让古宫室、民屋、耒耜、方田、渠道、家畜在这里重现昔日的风姿,让“日出而耕,日暮而归”成为一种诗化的现实。必要时,可扮演以黄帝躬耕教稼的场景。公祭的灵威与公田的情趣融为一体,黄帝及文化的象征,才会真正成为一个有生命的实体,远古文明才会真正对当代人产生冲动。当桥山在民族传统与现代意识的沟通中成为一座心语桥梁,国脉承龙脉、英魂壮民魂的夙愿才会成为现实。作为一处圣迹,它首先是一种文化的存在。只有把其思想脉搏作为切入点,开发才有其意义与生命的存在。

明威宗曾有哲语垂世:“于维圣神,挺生邃古;继天立极,开物成务,功化之隆,惠利万世”。一介封建帝王,在炎黄文化的承启上,都能度义理、司实务、成教化、利民人,把祭祀的目的确定在物质与精神的文明大化上,我们还能拘泥历史,一味地去复制往昔那种“犹似垂衣望仙侣,千官扈⑾从隔昆仑”的所谓盛典场景吗?

民族底气十足的黄陵现场,使人们对民族文化有了最切肤的灵感与体验,对中华文明延绵不绝的力源有了实质的解悟。从未断代的文化、文明使得中国成为世界上惟一存活的文明古国,这自然与血缘、功德、精神息息相关,然其亦未断代的文化载体文字的存在,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仅以“黄”字而言,黄,既是个象形字,又是个会意字;既能指事,又可转注,具有中国汉字的所有体征与功能。黄字在开初时,写作“中”,是个象形字。它摹临的是桥山一带的地形概貌。“入”为桥山主脉与东南走向支脉的符号化;“口”为山顶平坦开阔之处,即黄帝教民稼穑的公田;“人”为通向山顶的羊肠小道,分别在山的两侧。推想起来,当是黄帝与其史官仓颉在欲渐远结绳而治、肇启文字制作的时候,首先在印台山上对桥山一带进行了较长时间的静观默察,然后凝神结想,在意象觉里合成了开天辟地的警世文字。中国的文字,聚形、音、义于一身,集美、神、韵于一体,是一个时期社会文明活动的缩影。它可把当时人们的思想理念、生活图景及文化嬗变的情形如实地记载下来,从而成为一种多信息媒体的客观存在,并把这种丰富的文化内涵一代一代地、毫无瑕疵地向下传递。这样,中华文明的存在,实际上就是以文字为载体的一种文化的存在。文化永存,民族永存;文化恒昌,民族恒昌。在这个意义上,人们才会真正懂得黄帝及其史官仓颉造字对中华民族生存上的决定意义。

汉文字是地面上的文物。稍加思索考证,许多古文化焦点问题就会一目了然。

中华文化史从甲骨形态渐进到钟鼎形态的时候,远古先哲们对黄帝的教民稼穑于公田(成命百物)与其大同世界思想(明民共财)进行了实际研究,便在金文大篆上把他们的总结形象而概括地表现了出来。口--田--由,其上加“廿”与“八”成共,不仅是字体的美学演化,而且是龙人思想的哲学进化。至秦隶时,这种倾向就更明显了。“由此可见,中国人”尚黄“,是对黄帝及其部落肇创人类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尊仰。这种思想在很多方面都可以体现出来。例如,人们把管乐器发声的音片称作”簧“,便是对黄帝时代创制乐器的一种纪念形式。弦乐也一样。”玄“是玄女、神女,亦称九天玄女,曾助黄帝战胜蚩尤。后人为纪念这位神女,便把靠”丝“来发声的乐器,统称为”弦乐“。”已逼真地描摹出“山形如桥”(陕西通志·陵墓)且丘峰突出的地貌;“由”,是公田与小路的象形与结合,“八”为桥山开阔地下的两条支脉或环山的沮水与漆水。显而易见,“黄”是轩辕大公思想和文明农耕的综合体现。

是“黄”的演化,头尾基本相同,只不过中间有点变化而已。氵(三滴水)分别代表黄河流域、汉水流域和长江流域。从“汉”字演变中,我们亦不难找到中华文化与文明从北向南逐渐推进的情形。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人们如果用审慎的目光去仔细解析一下中国的汉字,的确不难从中寻找出常法需得花几十倍繁杂功夫才能找到的必要信息。中国历史与传统文化的许许多多症结玄奥,上古文明向现代嬗变的足迹、轨迹与蛛丝马迹,在组组汉字中,显示的都是那么清晰。九脉之络、九土之根、九鼎之治,都会在一些司空见惯的汉语言符号中默默等待我们去撩开它们的面纱。一经心语沟通,庐山即显真容。作为炎黄后裔,一个被传统文化铸就了灵魂的文化人,每每朝觐后,都有一种刻骨铭心的隐痛。祖先给我们留下了一份多么弥足珍贵的遗产。从外在形式上看,自然、历史与社会的合力,已为我们打造了一个十分完备的蓝本图像,祭祀、回归、入境的磁场效应已初见端倪。如果我们能计之以深远,把中国古文字的考释、深究作为突破口,在黄陵辟馆成立炎黄文化应用发展研究会,集中智力、财力、权力,悉心潜注于本原、资源、力源的全方位深层探索,寻觅民族传统文化在不同历史语境中的常数、变数与演绎轨迹,追踪新的社会大背景下,中国文化在纵深与横广两轴上的焦点、热点与盲点,以便以轩辕大治文化为原点,再次科学构建中国传统文化的坐标系,使传统文化的体系与规律成为当代各种文化现象的参考与注脚,成为当代人的自觉与能动。从而能让中国古代的文明在现代意识中自然复兴,让祖宗的人本思想、和合理念、服务意识、大同理想,再次充满活力,使道德发展观与科学发展观弥而补和,在一种大融合、大跨度、大发展的强力动势与热烈气氛中,促使国民的思想情感与奉献意识再次高涨而蓬蓬勃勃,为促进现代化文明建设在同国际接轨中走向新的里程而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遗憾的是,我们在很多方面都没有很好地去珍惜和利用它们。更有甚者,数典以忘祖,离经而叛道,给国家、民族和我们的后世造成了极为不良的影响和难以弥补的损失。面对黄陵浩大的气场与国粹家珍,我由衷地感到轩辕大文化研究对民族后继与发展的重要性。

得天独厚的地理境域、大自然的馈赠与千百年来人们的不懈努力,共同造就了黄陵圣地青山瑷瑷、碧水潺潺、云气蔚蔚、古木森森的原始生态风貌。当人们注目八景精华,在品察桥山夜月意茫茫、沮水秋风不胜凉、南谷黄花霜未老、北桥银雪素才妆、龙湾浅雾迷长岸、凤岭深烟笼短岗、汉武仙台遗迹处、黄陵古柏郁苍苍之余,一种或缺于集美的遗憾便隐隐而生。那千万尊苍劲古柏与无边际的香郁黄花散发出一抹祥和、吉瑞与泽威;印池边蒹葭萋萋,杨柳依依,朝来之浮气袅袅飘飘,煞有仙台古遗风之感;站在山腰,远眺铁塔、楼厦与高速的车流,一种巨大的时空融差感油然而生。

那被盲目开凿的盘山路所破坏的印台山,几树黄花遗存?印池水中的碎屑在耻笑着生态文明;县域四围低层次的小商建筑不规则地打坐在高速路口,似乎在强调,差别是一种应当被肯定的客观存在;桥山山坡古柏林中乱葬的坟茔、乱砍伐的痕迹及滑坡而导致的古木伏死,亦无不在诉说着愚昧对文明的浸蚀;县区外年久失修的河道、徒有其名而荒于植被的四面高原及丘山,只是在怅然无力回天中感叹自己生死于斯的不公境遇;即就是轩辕庙内那些名贵花木,也在风来乱摇影中,忧伤自己不得理红妆的一丝哀愁……的确,黄陵景区的生态植被护理,特色景观营造,除桥山古柏林而外,大都显不出应有的生机与气息。

入黄的高速路两旁川道,在南北距县城一百里之外,就要考虑到农业文明风光的营造,使往来于祖庭的国人与友人在一种独特的景色观瞻与体验中,渐渐而入佳境。其河道,可模拟《诗经》中的佳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杨柳依依,蒹葭萋萋”,在生态保护的前提下,予以改制。对于庄稼人的屋舍而言,应尽可能在保持当地风格的基础上,借桃花源之一格--屋舍俨然、竹木掩映,予以加强改造。努力使古风与时风相通,传统与现代交融,从而在经济、实用、有效的前提下,科学而艺术地布置小小村落,构建地域特色风景线,以使远古文明在现代化的进程中,传递出一抹遗音与异音。至于“时播百谷”,考虑到肥力来源与古风情,尽量倡导民户以牛耕为主。山坡上的可利用之处,村落四围的闲置处,河道两侧,广植以素雅古气的南谷黄花,借以从系列色彩、古文化、古风俗上把人们的思想引入到一个远古的文明时代……在植被设计的思路上,我们亦应当向轩辕庙区及祭祀大殿区的建筑物构造上一样,处处暗含以文化因素的存在。桥山乃千年古柏栖息之地,自成千乘景象。雨来八面生风,气势极为壮观。若在空隙荒芜中培栽出丛丛黄花,秋来高爽之际,自有无限景趣。

城郊外的河道与印池四围是黄陵风水之地,应考虑到景观、人文、风土与时代的协调,在诗化与哲理化对立统一中,寻求生态建设上的颇佳方案。黄花垂柳相见趣,连翘腊梅对为诗,或许可成为濒水之地入画、入化的一景。作为衍生民族文化的祖庭圣地,其原生状态的物境中,无不潜含着文化的灵气。对这种独特氛围的持恒保护与修复,应是我们在环保上的一贯思求,没有生态的文化和没有文化的生态的偏向,都应尽力避免。印台阶梯地,沟壑曲径处,可广泛驯化、引植野幽兰、黄刺梅、腊梅、连翘、黄色月季、金桂、黄花、金盏菊、秋菊类各季、各类花草树木,使南谷黄花以更宽泛的时空而存在,为帝陵区平添一段和融、温馨的风采。在感官上,加深人们对黄文化的体悟程度。

对于桥山人为与自然的灾害,自应加大力度,严于防范,尽可能避免悲剧的再次重演。桥山前的印台山,是黄陵南部的天然屏障,素以传奇与花木而著称。“日观河山胜,云月瑶台逢”,便是对其诗意的描写。210国道对山体的损缺所造成的山口,在多风季节容易造成青龙、白虎之山,体势峻险,下部石质层陡峭而立,形如铜墙铁壁一般。如果能在其上部试验驯化以耐旱、耐瘠薄之坚挺灌木,想方设法栽植以古柏苍松,间缀以黄花之类植物,使蟠龙卧虎之势与特色生态互为表里,共同体现出坚不可摧的人文内涵,从而又能为帝陵区打造出些许威壮的气氛来。悲壮的呜咽。如果对这一天时、地利有效利用,则可以在声势上造成一种特异的气氛。

朱雀、玄武二山,土质优厚,林木葱郁,合风水而生生不息。若能借其烟峰广植以黄花草,形成大区域内园林景风,自然会有生态人文意境上的突破。春来踏青之际,重阳朝觐时节,民俗、国祭、自然、人文交互相融一体,黄陵境域内,该会是一幅何等壮丽大观的图景!

其余梁峁迭宕、黛岭半横之地,林地分明、一水中流之处,诸如九道沟、两道湾、一抹平畴等等,亦需在祥和、融合、中和的总氛围与黄陵风水格局中,想方设法在生态大观上有所突破,使生态化的田园、林园、陵园浑然一体,以使生态的文化在黄陵成为一种文化的生态存在。世世工于斯,则功于斯者,善莫大焉!

相比较而言,人文资源的创造是一种更综合的生产过程。它的价值涉及到自身保护、开发、利用与转换的诸多实质问题,需要更多层次的人力、物力、财力的背景支持。它的效益更多体现在精神文明方面,且主要由社会的性质所决定。人类文明的进程,总是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的交通、交融与交替,没有物质文明的强力支持,精神文明也便是纸上的游戏。

应对黄陵县区两个文明的巨大反差,寻思于黄陵这么一个具有相当分量的古文化遗址的深层挖掘,联想到相当沉重的生态建设负担,想到祭祀、游览条件的改观与造福于黄土高坡父老乡亲,想到三秦文化的再次鼎盛,想到“江濠泽恩,夏华盖功”的始祖与中华英杰,在市场经济模式的混沌中,便不自觉地衍生出了营造“拱月陵寝工程”的初步设想。

《葬书》讲,“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黄陵一带,龙风呈祥,极合古人风水观念。广衍至四周,欲建的诸陵寝,“宛委自复,若踞而候也,若揽而有也。欲进而却,欲之而深。来积止聚,冲阳和阴。土高水深,郁草茂林。贵若千乘,富如万金。”照此而观,黄陵方圆确是天造地设的一隅福地。这一工程,以印台山为起始,串联青龙、玄武、白虎、朱雀诸方位山峰,与黄陵成众星拱月之状;中间以九龙沟梁、暖泉沟、阳坬、呼家湾、孟塬、北坡底、黄花沟等,分别与黄帝陵遥遥相望,十字形交叉中轴线与巨大的圆弧,使众陵寝与黄陵风水地貌近似呈八卦图形。阴鱼眼在龙池,阳鱼眼在石山。

在建造上,可因势象形、因地制宜,层次规模,视情而定。总之,要体现出陵园、林园一体化的特色,体现出历史与文化交融的风格,体现出一个民族对自己骨血的殷爱与尊重,体现出当代华夏民族文明的程度与技术水平。在错综复杂的国际风云中,中国已日渐成为世界舞台的主角。人文初祖时期已兴盛于华夏的融解和合思想,己成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政治大略。国家的威望,民族的发达,人民的康富,使“四海归黄”已成为一种不可遏止的思想潮流。投巨资助黄陵拓展已屡见不鲜;借祀事了思祖心绪早司空见惯,百年后欲归土黄陵的心曲也初见端倪。

黄陵区“拱月陵寝工程”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民族传统文化的可持续发展对中国社会现实的客观要求,它有着广阔的背景与前景,需要政府搭台,经济唱戏。一旦人们的思想在家国同构、修德化民、四海归黄、一统华夏上达成共识,“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的龙图盛景便会成为一种生生世世的存在。演绎在黄陵风水脉地上的太极卦图若有了生命符号的相继遗存,炎黄人文的大化才会有生生不息的内聚原力。

“拱月陵寝工程”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启动,是人文资源开发转换上的一个尝试;是人们在更高层次上对精神需求满足的一个方略,它是在谋求经济发展的时候,如何重视祖先遗存、如何重构新的精神家园的一个大胆设想。由于人们各方面的反差,在实践的过程中,肯定会碰到各种各样的偏见与棘手问题。只要我们审时度势,缘情度理,尊重人本,遵循规律,就一定会克服来自各方面的困难与障碍,在祭祀文化上寻找到古人文资源于经世致用上的有效途径与方法。

市场文化的能动,就是文化市场的动能。其成功的经验,只有在不断实践的过程中积累总结。当人们把思维的目光从远古移向现实,静观世界格局动荡激变而深有其忧的时候,就不免会感到,一个民族的文化存在,对于这个民族的重要作用。

历史从根本上提醒了阿拉伯人,他们在冷战的残酷背景下,才充分认识了民族和解对一个发展中国家的重要作用,因而才结成比较广泛的民族联盟。四千多年前就充分显示出成熟的两河文明,由于总体上趋于实用,没有坚实的人文基础,精神层面的内涵并不丰富,伦理道德没有能够很好地控制人们的心理与行为,由此便导致了享乐、拜金的思想潮流。在财产的争夺与分配上,文明的落差十分明显,战火便随之而导燃。高层文化被摧毁,民族精锐力极度消耗,厄运便顿然产生。

作为人类早期文明、历史文明与现代文明的源泉之地,黄陵的确是旷世绝伦的世界自然遗产孤品,无论在自然资源还是在人文资源的开发上,都具有无与伦比的价值与意义。凝思二十一世纪,世界互动架构为轩辕黄帝陵带来了新的机遇与希望,然其孤介于一隅的现状也相应反馈出不可回避的挑战性困难。一部两河文明发展史,从另一个角度实证了中华传统文明多元一体、合而不同、相互依存、共同发展本土文明的巨大力量,实证了中华人文始祖轩辕帝“家国同构、和合万邦”治世大略的无比正确性。如何综合古今中外,以不断创新、出新,从传统走向现代,便成了历史性的必然选择。

传统与现代相融、东方与西方互渗,引导传统文化中具有现代意义的精华,通过创造性转换的实践而真正介入现代文化范畴,把人文初祖时期那种体悟宇宙和生命的博大深邃思想同东西文化相比较的历史观相结合,以不断撷取民族本土文化多元化的新成果,重建民族本土文化的层次结构,使其在很多方面能成为提醒全人类思索的力量,只有这样,以思维方式独特而著称的中华民族才会在国际各种事务中发挥主导作用,作为民族文化发源地的黄帝陵,才能以世界自然遗产的方式而存在。与其等着用,不如用着等,使用是更重要的学习,只有在不断的实践过程中,我们才会总结出中国远古原创文化于格物致知、经世致用方面的新鲜经验。一个民族的浩博文化遗存是世界各民族的宝贵财富,当这个民族的历史被其文化形态所决定且永恒存在,它便有了普遍的指导意义。

在自然科学方面,经黄帝与古代先哲们整理河洛而衍生的《易经》,本来是远古时代物质世界变化知识的集大成,它充满着朴素唯物论的特色,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它都具有国际领先的地位。它对于哲学、科学、文化与历史的研究,都有着巨大的影响与深远的指导意义。春秋末年,道家鼻祖老子对事物运动规律与道的关系研究,无不受“易”的影响,他所论断的“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万物”,指出了万物运行的普遍规律。

中国古人从微观入手,预推宏观的思维过程,充分体现了方法论的全息性,是“万物一体观”的逻辑归宿。由易卦图的触发导致出哲学的“对立统一论”与科学“相对论”早已被世界所公认。如果去掉宗教中的先知预言成分,易的预测中所运用的象数之学,本身就具有严密的科学性。四千多年前,人们便在卦象中反映出了现代化学中的化合价理论。这种善于抓事物本质的认识论与方法论,是炎黄先民先天悟性与独特思维方式相结合的产物,它与西方的逻辑体系在起点上便有所不同。

在社会科学方面,黄帝时代的世界大同思想、和合万邦观念、农业文明的发展、文字的发明、历法的制定、兵革之法、分土建国、音乐图画等等,特别是轩辕黄帝家国同构、天人合一的理念,注重德治、礼贤下士、选贤任能、不耻下问的治国方略,的确需要采用各种必要的手段,不遗余力地进行宣扬,在国家、国际事务中灵活加以运用,切实使中国远古博大的文化遗存成为人类进步的力量源泉和共同财富,以促进世界的和平、繁荣与发展。从不同角度来看,黄陵都是一块令世人景仰的一隅“风水宝地”,它不仅以自己的血脉遗存招致海内外华人归根问祖的情结,促进民族的团结统一,而且以自己丰裕的人文资源与自然资源惠泽龙的子孙。在“三个文明”与现代化的建设上,在国际错综复杂的事务中,原创性的炎黄文化仍有着积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毋庸置疑,由于人文始祖时代的原创性超绝智慧与思想的影响,现代电子计算机、遗传密码、天文、哲学、医学等方面的前沿研究,才有了惊人的成就与长足的发展。如果结合现代自然科学的新经验再进行更深入的探索,一定会有更辉煌前景的延展。

作为一处具有顶精品位的人文景观圣地,黄陵的公共服务性设施基础却显得较差,无论是吃、住、游还是知、娱、购,都远远满足不了海内外来客的基本需要。这不仅有损于黄陵作为初祖演绎民族文化的形象,也给黄陵“招凤引凰”、以图再造带来了负面影响。如果我们的政府、有识之士与广大民众能以铸通连接中国与世界的“桥山文化大桥”为己任,在人文化、生态化、市场化、国际化的高标准上不遗余力地艰苦奋斗,矢志不渝,那么,一个以古今中外相见长的现代化人文景观圣地必然会崛起于斯。作为九土寻根的轩辕黄帝陵,一定会以崭新的姿态昂首步入世界自然遗产的行列。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