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明的艺术亮点

时间:2010-07-19 23:49:20  
画家吴山明作品
45×67cm 人物 GH5141
66×135cm 人物 GH5125
67×68cm 人物 GH5123

之所以提出山明的亮点一是得心应手的“写”;二是别具匠心的类型之“虚”,在于“写”是高级阶段里的神笔,“虚”是最高学养的标志。绘画从来都有低级的“摹”和高级的“写”的分别,从来没有画得活脱活像就是精品的界定。吴山明的亮点应是得心应手的“写”和别具匠心的“虚”。

因为,水渍法不是山明的独家手法,逆古训的也不是只有山明一人,使用宿墨水化的人比比皆是,因此不能将“水渍法”说是山明“独创”,有失依据。刘国辉之“水渍法”说实是颇存额处的浮点,没有点吴山明画风的紧要之处。作为国画人物画家,借用西画里头的现实主义造型手段把形象扣得愈是逼真,愈是失落“写”的品位;再照相式,也不能达到升为精品的境界。再说,“扣”是功夫,“写”是艺术,唯有写出来的作品才能展示艺术性;“性”是性情,情致盎然没有“写”就没有盎然的情致;“扣”就是“摹”,“摹”就是依样画瓢,画瓢当居工匠之为,不能成立“摹”是高级艺术。

山明自幼画人,走上专业化的道路之后,执著地画人,通过移植书法艺术之中的书写法则完善写意人物画里边的“写”的原则,不失其才子素质,他放弃了面面俱到的传统原则,强化了写意里头的真正的“写”,使作品加强了“写”的艺术性,注入了真正的艺术价值。因此,山明作品中的那随心所欲写出来的线条,色块及水渍斑斑的肌理,才是铸成山明画风的相对罕见的特色。山明的成功之处在于较快地摒弃了学生时代接受的那份“扣”的功夫,较早地从方增先的判逆了“扣”的传统样式里汲取了补充“写”的养分,达到了超越先生的“小写”,使“小写”上升至“大写”,“写”出了属于他自己的性格。

一个人物画家能够从严谨的形式里头潇洒地走出来,变受制约于人的外形为制约于人的内形,实属不易,没有娴熟的意写本领断不能达到狂写的程度。此外,把光形之“虚”作为山明画风的另一个特征提出来,在于传统的画从来不讲究光形虚实,只讲究线条的样式与褶法,即使如梁楷那样的简笔画家,也没有光形的留白(即光形之虚)。而光影的运用虽然不止山明一人,很多人物画家如石虎的早期作品都是光影作品,但是山明对光形的处理则有留白的机灵活眼,独到的个性化的深层思维的回照之处就由这留白时的虚笔铸成。

我以为,山明的这一采摘了西画强光之下才使用的虚眇手法,是真正意义上的中西贯通和为我所用。山明对这一平常人几乎不敢采用西式的虚实对比方法的使用,不仅表露出他具有博采众长的涵养,而且有一种与别人拉开画风的力量在支配其生命。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