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西京向古典致意

时间:2010-07-19 23:00:48  

为了失落的传统文化,王西京向古典致意,画了许多仕女人物,也塑造了一些包括才女在内的古典文人形象,用以展示他们的精神世界,重铸古典人文精神。

王西京说:“在二十世纪人类心灵历经破碎、彷徨之后……一种向本回归、向古典、向传统的回归趋势已势不可挡……对中国近代艺术而言,传统在‘五四’运动后已被逐渐瓦解。其实,真正的中国传统精神是在宋以前。王西京画笔下的《唐人诗意》、《周南诗意》、《梨园春韵图》、《赏月图》、《小园香径独徘徊》、《黄河之水天上来》、《天高云淡》、《秋山行吟》、《贵妃醉酒》、《太白醉酒》、《坐看云起时》、《空床卧听风雨声》、《秋山行吟》、《醉墨图》等等,都有空、静、美的意境,都表现出历史人物的浪漫情怀。他们飘逸超拔、高贵、典雅、温柔、敦厚、明达、坚毅、孤傲、淡泊。这些文人雅士的精神风貌,体现的是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我们这一代人对于真正的中国古典传统并不曾真正的领略和掌握过,因此,我们距离传统不是太近,而是太远……应该说,中国古典传统精神是儒雅高贵的,是一种地道的贵族文化……这贵族文化却是我们民族传统文化的物质……”

《周南诗意》展示的是《诗经》中的一个篇章意境,反映的是那个时候青年男女对美好爱情的向往与追求。这也是传统文化中所包含的人性精神,是一种完整、庄严、永恒、不朽的东西。画面中,模糊的人物主体形象,与水墨展现的江水相融,是一种天人合一的造景,那一行咕咕嘎嘎的归雁,把天地之悠悠、人生之苦短寂寥,抒发成一首动情的诗……《唐人诗意》,可以说是一部雍容华贵的盛唐史诗。画家把那位唐代仕女塑造得活灵活现。坚贞的石头,高洁竹子,蕙质的兰花,清冷的梅花,陪伴着这位丰腴的唐仕女。他玉手托腮,轻摇罗扇,依卧在石头上,对着竹子上的鸟儿,似乎在诉说着心中的爱情与相思。人物与环境物象形成呼应,动静结合,使整个画面丰富而和谐。

他的目光深邃敏锐,穿透了历史,也洞察了现实,看清了未来。所以,他爱憎分明,既忧国忧民,又隐忍达观,时刻都有一种责任和使命感,乐于参政议政;在艺术创作上,他也不苟合世俗,而是独僻蹊径,自成格局,把自己的崇高理想寄托在自己塑造的那些人物形象上,从而将人性的光辉史诗般地再现……

李清照与蔡文姬也是画家笔下着意刻划的人物。作为宋王朝的一代才女,李清照的诗词清丽婉约、精致典雅,但又具有“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豪气。这两位杰出女性处在不同的时代,走着不同的人生这路,但都因为战乱而遭受到各自的不幸--是卓越的才华和独立的人格,成就了她们人生的辉煌,成为古典女性中的典范,对后世女性们永远都是一种自强不息的激励。画家从她的众多词意中,演绎出《看取莲花净》、《落花人独立》、《莲香如梦》等不同环境气围中的诗人形象,用以展现她那在“凄凄惨惨/寻寻觅觅”的悲凉命运中,承担着那时国家和民族的苦难,而又飘逸风致、洒脱豪迈、典雅高贵、丰满绰约的人格魅力。在《文姬抚琴》等作品中,画家对东汉末年战乱中惨遭命运磨难的才女文姬的描写,也同样充满了敬慕之情。那清丽典雅,神态委婉的文姬,轻弹漫抚着琴弦,穿过历史的长空,我们从画面中仿佛能听到一缕缕轻柔而又幽幽的琴声--或许她弹唱的就是他的大作《胡笳十八拍》……

王西京画作中的诸多历史人物,都是具有独立人格的。他在包含激情地创作这些作品的同时,也在不断地高尚着自己的灵魂,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立的人格。历史证明,优秀的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是体现在那些名垂青史的人物身上的。换言之,只有具有独立人格的人,才能名垂青史。画家钟爱她们,通过传神的刻画,使她们在艺术上的形象十分高大,那种幽幽怨怨、缠绵排悱恻的情感,从画作中洋溢出来,直扑读者的心灵……这是因为,人格独立的首要条件,是要有高远的思想和深厚的文化功底。否则,便不可能取得事业的成功。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