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子”与“有芳室”

时间:2010-04-07 21:28:59  
画家郭石夫作品
40×69 cm 花鸟 GH5045

石夫原名连仲,后改名石夫,又有“顽石子”印,可谓别号。石头精神支撑着他,做人、治艺、处事。他喜爱写意,唱戏是写意艺术,画画也独尊写意艺术,但他也知道画面和演戏一样需要苦功。彼时无画室,床板作画案,仿佛都有些“顽石子”精神。

问其缘由,与“文革”遭遇有关。玉不琢不成器,更何况“顽石”。待迎来了新时期,石夫满怀信心地报考了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1979级山水、花鸟专业研究生,但命运没有给他这个缘分,没想到因为考试那天中午喝了杯啤酒被人发现,而失去了学院深造的机会。但千里马终被伯乐所知,1984年,他获准破格调到北京画院。这是机遇转换的曙光,也是系统地自我打造这“顽石”的开端。“文革”中,石夫在人民机器厂当工人11年,职业是开天车,但忙的是搞宣传,画领袖像。直言快语的他因议及江青随意为京剧演员改名之事而获罪。又有人说他画的竹子里有蒋介石的“介”字,题诗“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更是别有所寄。因此,青年工人郭连仲非但没有享受到领导阶级的特权,却被定为“严重政治错误”,只是被斗之后,仍事绘画宣传。他说,挨整的人,没有石头精神活不下去,所以改名石夫,又戏称“顽石子”,因为石子又贱、又硬。

他将自己所崇拜的徐渭、石涛、八大、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放在一个文化链上作系统的思考,又各个“击破”似的解析每位的得失,复近探前贤用笔、用纸及运腕、弄指之秘,试一一化人自己的艺术之中。

一位花鸟画家热爱大自然是天经地义之事,但却不一定都意识到草木有心、花鸟亦人,花鸟画家与自然之间是主客观合一的精神的交流。佛语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诗人说“一树梅花一放翁”,哲学家说“花不在你的心外”,中国人形容兴奋为“心花怒放”即如是。石夫进画院那年成了家,后来颜其居曰“有芳室”,当然,不能说这堂号与贤妻张淑芳无关,扩而言之,就艺术而言,其所绘花卉皆为“芳”。20世纪70年代末他积极参与倡导组建的百花画会、北京中国花鸟画研究会皆赖芳卉而生,这“有芳室”之“芳”便隐含了万物生机和造化之美。石夫说:“中国画中的大写意花鸟画,是画家运用客观世界的花鸟草木等画材能动地创造一种主体精神,是人和自然造物之间所找到的一种感情上的契合。”石夫之“有芳”,深一层来讲,当如是。

不惑之年的石夫格外地勤勉,经读书、练字、作画、治印全方位的打磨,“顽石”渐渐显现出玉一般的内质,此亦可谓“顽石子”精神之正果。“顽石子”是以硬对硬,“有芳室”是以心交心,但二者又相辅相成般地把因有恨而更爱,因有爱而益恨的精神世界的丰富性勾画出来。如以此关系来赏读石夫之画,似乎亦可体会到画外的人生滋味与人生哲理。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