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李孝萱的水墨风格

时间:2010-01-19 12:11:46  
画家李孝萱作品
67×69cm 人物 GH5120
67×69cm 人物 GH5119

 李孝萱的探索格外引人注目,也格外启发人。批评家郎绍君对李孝萱评价甚高,认为他的改革,应该视为新时期水墨画最主要的经验成果之一。孝萱勾画肌体或衣纹,都强调中锋用笔:多短锋,多用笔肚甚至笔根,无论焦墨、浓墨、淡墨还是重轻、枯润、虚实,都笔笔清晰,圆劲有力。这些笔线在造型的同时也表现自身的意态,与服从于素描关系(比例、解剖、透视、体积等)的写实人物画笔线相比,要自由独立得多。孝萱努力将传统笔墨韵味与新的构图方式、造型方式较好地结合了起来。在一个强调以“做”代“写”、忽视传统的特定学术氛围里,

  从大学毕业后,李孝萱就开始了“都市水墨”的创作。二十多年来,他一直强调用作品揭示当代都市的异化景观及当代人焦虑的心境。由于卓有成就,所以被学术界视为“都市水墨”的代表性人物。从他前期的艺术表现来看,我认为,他无论在构图与造型上,还是在用笔用墨上都有所突破。在构图上,为了突出现代都市的迫塞感、混乱感、压迫感以及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他创造了一种密不透风、满是线纹的绘画样式;在造型上,人被物质异化后,肉体与心灵的无所归宿感与漂流感。至于表现手法上, 也由前期的繁复转向了简约,不仅线纹明显减少,背景也仅仅是略有变化的淡墨,显示出了全新的艺术面貌与走向。看得出来,李孝萱正走向更加理性、更加成熟的观念表达。


  相对李孝萱前期的“密体画”而言,他此次参展作品可称为“疏体画”,因为这些作品更多用大特写的场面上来表现独处的女人,她们有的焦虑、有的无聊、有的困惑、有的烦恼、有的呆滞、有的神经兮兮……结果就很好突出了在一个十分信仰消费的社会里,但对现代人物画而言,除了笔墨自由,还需强化对形象、心理以及人物关系的有力塑造,否则不足以表现人与社会的丰富性,更不能达到形象的深度刻画与表现。孝萱对现代都市社会荒诞性的表现,植根于他对现代都市和现代人的独特体验,这种体验与他的笔墨素养与创造是相辅相成的。如果他失去了对现代社会独特的个性化体验与发现,其笔墨的精神性价值就另当别论了。这自由性是与强化平面构成、追求变形相辅相成的。传统山水画、写意花鸟和写意人物画的笔墨也比较自由,因为它们不受写实法则的束缚。为了突出现代人已被异化和扭曲的心灵,他在写实的基础上,运用夸张变形的方式,创造了一大批既有鲜明时代特点,又有个人强烈印记的艺术形象;在笔墨的处理上,为了使传统的水墨适应新增长的审美需要,并准确传达出一种富有现代意义的中国经验,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