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姚鸣京的山水艺术

时间:2009-05-25 15:21:10  
画家姚鸣京作品
65×65cm 山水 GH2159

 1994年是姚鸣京艺术创造上的又一个转折点,他开始在打坐吃素中体悟至微至妙的禅心禅境。此后,姚鸣京的绘画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从浓重复杂向明朗简净,画面上非常明显的构成、设计转为随心、率性,笔下的物象也隐入了如真似幻的超现实境像之中。


姚鸣京的画中的礁石、丘壑、云气、水波、树木等形象,是一种语言符号,它们被随意打散重组,随意挪用,不受理性的控制,也不受现实的束缚。画面结构没有理法的正确性,却有意态的合理性。礁石布满河流,漆黑,浓重,具有很强的形式美感,树木或腾空而出,或斜向伸进,随着意识的流动,似蒙太奇一样把异化的空间组织进画面,对传统的观察方式、空间观和审美观提出了挑战。

姚鸣京的构图有很强的主观性,不受法则的牵制,也不受古人的牵制,很多方面是他自己的东西。不入门派是他的一个特点,这和他的早期教育有关,因为走的是一条“野路子”,不是不想入门派,而是没有机会入门派,他对传统的学习是自己的琢磨,如果是按照自己的方式理解传统,就会琢磨出“歪点子”,这种歪的东西就是他自己的东西。


但在当代画家中,像黄宾虹那样把笔墨看作第一要义的山水画家仍然很少见:一是“现代化”的诉求不免限制笔墨追求,二是即使有追求之意也缺乏追求的能力与耐心。姚鸣京画山水,从“写生创作”到“追求内在渴望与反省”,也带动了笔墨的变化。即淡化了形象的写实性,笔墨趋于自由,不同程度回归程式化,以程式化的方法画树、画石、画云、画水、对传统的吸取也也变的十分自然,笔墨的力度、韵味就得到了更为充分的发挥。

 成熟于20世纪90年代的画家,必定会在传统与现代、人与自然甚至艺与道之间思考问题,然后选择自己的道路,但并非人人都能找到方法和途径。

  姚鸣京正是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进入绘画并作出选择的。卢沉先生对他的教导也许是他永生难忘的:融合中西,形成一种不拘一格、多种艺术手法都能为我所用的超现实画风。摆脱自然空间观念的束缚,构成理想的画面——显然,卢沉先生的教诲成了他艺术追求的理想。

  幸运的是,初入国画门径的姚鸣京很快就找到了这种感觉。在上本科一年级时,他们全班到西岳华山写生。那次登山的过程是出了雨中进入云中,待到雨住云散,他欣喜地发现不仅山在脚下,云在脚下,连黄河也在云海的下面。此时的姚鸣京体悟到了什么是语言无法形容的超然澄澈。这种超然澄澈,成为他以后的艺术创作的根基,也立定了山水笔墨的一生精神。

姚鸣京的作品除了给人以挺传统的感受之外,这里面好象有和我们以往认识到的那个传统不一样的东西,才体现出姚鸣京探索的意义和价值。当代艺术已进入到观念阶段,现时以观念艺术作品往往带着与西画类似的理性成份。这种成份存在于中国画中却是一种非艺术因素,它违背了国画自然天成,妙趣横出的审美原则,人微言轻当代艺术家的姚鸣京,其创作无疑也具有现代观念色彩,这种观念涉及当代人的自下而上困境和灵魂自救问题,但姚鸣京作品本身画面十分纯粹,让人看了舒服,原因是姚鸣京的观念在于创作前的姿态,被留在画面以外,它人作为一种信息,则始终贯穿在姚鸣京的整个艺术过程之中;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