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志学冰雪画作品欣赏

时间:2009-04-16 18:08:42  
画家于志学作品
四尺斗方 人物 GH4147
四尺斗方 人物 GH4146

 画家于志学,出生于东北,作为一个冰雪画家,他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是,这仅仅是客观条件,画家还必须有自己的决心与要求。1980年他在“笔记”中写道:“我要在大自然中,陶冶我的思想,锻炼我的技巧,丰富我的幻觉,纯正我的感情。”他的所谓“大自然”,当然指的是冰天雪地的“白银世界”。然而作为艺术家,既有感于客观实际的美,他一方面固然是“醉”,另一方面,他又会感到美中有不足。前者的“醉”,使他有热情去师法造化,才能从生活中汲取自己需要的艺术养料;感到美中有不足,作为艺术家,他才有愿望去补足,去创造。黄宾虹曾说过:“天地之间阴阳刚柔,生长万物,均有不齐,常待人力补充之。”从艺术的需要而言,画中的山水,应当比现实中的山水更美。就为了这个缘故,于志学要求自己的作品更能打动读者的心弦。他刻苦努力了20多年,把时间与精力全部倾注于如何用墨,如何用笔,又如何用水,以致如何更好地置陈在画面上。在广阔的艺术世界里,于志学在亲身经历中,确然受了冰雪生活的种种启迪,他在《创作札记》中记下了一段话:“那时虽然才8月份,在大兴安岭的北坡,已是一个银白的世界了。我随着老猎户在没膝的雪野里观察着,漫游着。一站就是几个小时,手脚冻得又麻又疼,身体几乎冻僵。阳光下的雪,银亮生辉,金光闪烁,雪雾笼罩着林海,如梦如幻在这零下40多度的高寒地带,还有河水在悄悄流淌,真是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奇景。那碧绿的冬青,像彩球悬挂在玉树银枝上,似断似连的绿色树塔如柔软的纱巾,随着寒风飘动,吸引着金黄的小鹿觅食玩耍。北国的冬天,并不是死气沉沉的,到处充满着生机。壮观的风景感奋着我,在两个多月内就画了几百张速写……有一天,走着走着,我看见雪山下有一条狭长的闪光黑带系在山脚下,我感到很新鲜,便问老猎户,老猎户笑着说,那不就是贝尔茨河嘛。我望着那黑漆似的黑水,像得到了神灵的启示,这回我可以用浓墨画河水了,我的画可以上墨了,我激动地叫喊起来。”


    进入20世纪末,于志学体内原已涌动多年的表现北方先民原始的野性、与自然共生的创作欲望又一次被激活、升腾起来。他把视野聚焦到地球北半部人类在大自然哺育下的芸芸众生。他拟通过恢宏、阔大、气势磅礴的巨幅画面,用总结回顾历史的严肃思考和敏锐目光描绘北半部人类开疆固土、与命运抗争的聪明才智、勇猛剽悍、锐不可当的雄壮气势和可歌可泣的人文精神,进一步挖掘中华民族深邃的历史内涵和在几千年历史长河中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他创作了一批表现远古时期的北部先民,手执大刀长矛,跋涉于茫茫草原,不畏千辛万苦,寻找自己理想中的精神家园。那饱满的画面构图,用线的语言力度以及书写性绘画的凝重分量,淋漓尽致地发挥了中国水墨画的墨韵。一个个有血有肉、生动饱满的个体人物造型,是中华民族先驱的力量美、气势壮的再现。那深沉厚重的笔触,黑褐色泼墨大写意的纵情挥酒,墨气喷出的咄咄逼人的气势和点、线、面构成的向外冲击性张力,烘托出天、地、人融为一体的苍茫与博大,更有一种回荡在其间的无声的不屈与悲壮。


 于志学为什么画白山黑水?在这里,他回答了我们的问题。艺术实践中,他碰到了不少专业上的技法问题,有的可以向“老祖宗”讨教,有的必须自己去摸索。他曾经说:“画往黑处画难,由黑变白更难。以白代黑,黑里藏白,白里透黑,则难之又难。”画上的黑白,往往与虚实、轻重、疏密有关。黑是重,亦是密,即实;白是轻,亦即疏,即虚。这些说起来容易理解,但落实到画面,就有了千变万化,有时倒是黑是虚,白是实;有时在黑白对比中,画面上的白显得分量重,黑处倒反显得分量轻,凡此等等,相互交错,关系互变,便使所画妙趣横生,神韵连绵。黄宾虹的晚年变法,其结果成为“黑宾虹”,使所画“黑密厚重”,但他有许多作品的成功之处在于“白”用得妙。于志学画冰雪山水,则成为“白志学”,但他的作品不少地方的成功之处在于用墨,所以我说他的冰雪山水为“白银世界三斗墨”。评论家亦写诗称赞他是“白山黑水涌奇才”。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