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李魁正的没骨画风

时间:2009-04-14 21:12:03  

李魁正:当今画界公认为善思求变和颇具实力的画家。他儒雅的学者型风度,总是给人留下平易、谦和的深刻印象;匆匆的脚步,穿梭在各种学术、美展活动中,他属马,就像一匹不知疲倦的千里马驰骋于教学与创作之间,桃李芬芳、成绩斐然。

 

二十年来,李魁正连续创作了规模可观、颇具特色的系列性佳作——白描、工笔、花鸟、没骨花鸟、现代泼绘。既是传统规模的演进,又是现代图式的独创。他的艺术主张以全方位的宏观思维及现代审美意识表现花鸟世界;立今承古、立中融西;立足本根,放眼未来;立足民族精神、东方意韵。注重中西融会,工写结合,强调团块结构、光色表现和构成意识。画风清新明朗且浑厚凝重,境界宏阔,造型优美,刻画精到,格调高雅。

李魁正是开拓型的画家,而且他有很多新的思想,他不停地思考和研究,从“工笔花鸟”到“现代没骨花鸟”,再到“现代泼绘”,一步一步地深入、发展,实践了他的思考,完成了李魁正独有的花鸟样式,卓然独立于当代画坛。


八十年代初前后,他开始创作工笔花鸟画时,画的都是十分正规传统式的工笔画,工整严谨,秀润清雅,不让前辈,不让古人。我看了他的《春晓》一图,始疑为于非???的作品,且秀润似过之,又疑为田世光或俞致贞的作品,又不全似,因为李魁正集俞、田两家之长,野逸、宝贵兼有。


李魁正把他的艺术处理方法归结为“工写结合、中西融汇”,我们会从画集中作品的若干层面体会出画家所作的努力:在用线上李魁正认为线“可以表现造型、质量、光色和情意(或称‘线意’)”。他不同意把线“神化”,欲对“弱化”线的各种尝试予以重视。他会从古代佳构中发现,原本“线和色是很好的容为一体的”,进而悟道“不勾线也能画出好的工笔画”。确实,用线在于意,有线则可,无线亦应见到线的意蕴,最终表情达意。甚于这方面的思考,他还有意撇开以很有功力的线,完全用没骨画法完成一些作品,如《晨露》仍见笔力的排列纵横之感,其成功可见一斑。近年来他进而提出并力倡“新没骨画,希翼只继续改变刚刚走出岑寂的工笔画花鸟画创作;在用色上则强调“色彩的主观个性化”。近年作画多注意用整体的、丰富的、和谐清雅的色调来表现情感。他成功的运用西画的色彩方法融浃中国墨色,虽多层字云渍晕,却不见墨的浓艳飘浮,墨的乏瘠浅露,具有色墨相濡沉浅润厚的取人之力;他注意画面多变化的形式处理,如:以现代构成因素调整中国传统平处理手法。在传统晕染中寻找浮雕感。大面积加染中增强色感、加强笔触肌理的微妙的视觉效果。大形式感中切取写意气势,落笔处又留有写意的痕变,即“工中见写”。画中的装饰感、变形严守绘画性,有主观情感支配,如《金秋灿灿》、《春情》中所强调的“秩序感”,则是生命的张力之体现,本集中马蹄莲的系列之作,可让我们体味到画家徉在现实与心灵之间的那种韵律。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