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阳作品:写意人物画欣赏

时间:2010-07-15 18:39:58  

 杨晓阳应属于现代意象类型,这类型的画家还有田黎明、周京新、李孝萱等,他们有一些共同特点,即都在五十岁左右,都系统学过中国画,且有着较高的学历,他们是当下或者今后更长一段时间中国写意人物画的主角。上世纪60年代的长安画派,正是寻找积淀深厚的民族传统,发出了“魂兮归来”的呼唤,赋予西北高原质朴雄健的豪情。杨晓阳写意人物画正是围绕这一文化母题而展开,他专注于关中、秦岭黄土断层上的农家、庄稼地、乱草坡、窑洞劳作和小憩的男女老少,描绘他们吃饭、抽烟、带孩子、晒太阳的生活场景,尽管只是西北农民的日常生活,仍然能折射出画家对他所熟悉生活的全面关注和肯定,只有这样才可能使其艺术对现实的一切怀有极大的热情去表现,从而展示西北农民渴望生活的情状,尤其是他们质朴、宽厚,以及由此而来的西北农民的纯朴之美。

  将杨晓阳归属于现代意象类型,不是生搬硬套,而是艺术创作的必然结果。他的写意人物画,不描绘都市男女时尚,无意青藏牧民,未见黔滇瑶族、傣族少女,而源于他赖以生活的西北黄土高原。这里曾是中国政治文化的发祥地,历史上演绎过许多悲壮与豪情,现世图景和神话幻想并存,儒家教义和政治杀戮共置一处,既有“荆轲刺秦王”、“聂政刺韩相”、“蔺相如完璧归赵”、“高祖斩蛇”、“鸿门宴”等场面,也有“玉龙比翼”、“人皇九头”、“皇帝唐虞”那充满热烈而粗豪的浪漫情感,它的青铜艺术,秦俑庞大的队列形象,雕刻绘画的朴拙、动势、现实感,使人们无一遗漏看到高度统一后中华民族的繁荣艺术,至今仍难以掩盖那根底深厚异常、充满磊落庄严般的崇敬。每一样都标志着关中生活习性特征,看来杨晓阳对关中传统文化及其生活做了一番深入的思考。在当今社会充满喧嚣浮躁的都市文明中,很难见到这纯粹的原有的生活习性。从艺术上说,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主题,这种生活习性正是千言万语也难以表达的深层民族情结,从而揭示西北农民的命运。

  画家对西北农民的描绘采取特写式、白描式,一切又都是本土式的,毫无借鉴与纂写,更无琐碎雕琢之感。作品舍去人物环境的渲染与衬托,没有房屋、树木、炕头、老井等农村里常有的东西,只有农民站、坐等姿态,尽管单纯而简单,然简单不失严谨,在单纯中见丰富,由画家千锤百炼概括而成,那些农民们用的大碗、旱烟袋、酒具……他们不仅出入传统与当代,融中西为一炉,更有着一般画家难以相比的睿智、才情和知识结构,他们勇于突破传统写意人物画成熟的笔墨程式,建立新主题与新结构;能正视人生与人性,揭示现代城市异化后深沉的心理意识;自由分解和组合光与色;抛弃传统写意人物画虚假说教,袒示当下芸芸众生的感情消费;借鉴抽象表现主义而不失中国神韵气质,重新建立充盈大写意精神力量等等。所画的形象当然不是直露地表白,需要通过画面隐喻着情致与意境,从而给人们以启迪。他画的《面壁图》,达摩跪姿双手合并的虔诚,营造一股静的气氛,令人回想起“大音希声”。《怀素习书》描绘怀素伸臂握笔疾奋而书的动姿,不仅形象刻画人物,还留给我们求知的欲望。《春妆图》描绘一群端庄秀丽仕女,坦然呈现妩媚、丰腴的躯体,艳红的口红以及婀娜秀丽的曲线,是对青春生命的赞颂。这些作品无图释观念之痕,无矫柔故作姿态,一切在自然之中,在蕴藉中透出对传统的热恋与向往。

  关注西北农民生活及其命运是杨晓阳写意人物画的一个主题,而对传统文化的浸透,回归传统美学,又是他另一个主题。他有一批以达摩、怀素为人物形象的作品,还有借助传统文化典故、成语为题而进行的创作。应当说,传统文人形象的塑造以及一些典故、成语,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表现这些对象无直接的经验可借鉴,尤其在合乎完美中会带来一些难度,这不仅需要厚实的传统论知识,更需要对知识的理解。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