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国花鸟画中的哲学内核

时间:2014-05-06 20:26:24  

  中国花鸟画中的哲学内核

  “折枝”,花卉画的一种。画花卉不写全株,只画从树干上折下来的部分花枝。扇页之类的小品花卉画,往往以简单折枝经营构图,弥觉隽雅。王若的很多作品,其实都属于折枝花鸟画,一枝芳华二三乳莺,精美细腻,摹写传神之处自有令人心动的艺术感染力。

  王若介绍说,折枝花鸟画最早出现在唐代,大概为中唐至晚唐之际,折枝构图在少数文人画中悄然兴起。五代时,折枝画法已较为普遍,及至宋代,折枝花鸟画成为艺术主流,深受文人雅士的喜爱。这样的潮流,和宋代哲学发展的关系是难以分割的。“宋代画家往往以科举入仕,因此创作也秉承儒学思想。而宋代其实也是理学发展的高峰,‘格物致知’理念的出现,让折枝花鸟画变成穷尽天道,探寻本心的途径。”欲穷神而达化,必格物以致知。这种艺术创作理论贯彻于宋代画作中。

  哲学思想投射到折枝花鸟的创作中,就体现为在花鸟的比例与造型上,精确写真;而在构图上则往往体现“天道自然”的规律,是画家内心思想与自然实体物象融为一体的精神对话。王若解释说,“格物致知”有两层含义,一层是要通过对事物的观察和思考,了解世间万物的运行发展规律;另一层是要用这种规律指导自己的身心,让自己以顺应“天道”的方式去生活。理学宗师朱熹曾说:“今为此学而不穷天理,明人伦,讲圣言,通世故,乃兀然存心于一草一木,一器用之间,此是何学问!如此而望有所得,是炊沙而欲其成饭也。”显然,“格物致知”在当时的文人画家心目中,目的不仅仅是认识客观的物理,最终是为了“穷天理,明人伦”。

  从古人的艺术理论与实践出发,王若认为现代花鸟画家也同样要从自然中发现、参悟、寻找灵感,用古典美学指导创作,才能奉献出更精彩的作品。“传统不是看几幅古画,临几篇佳作就能获得的,而是应该修炼‘心性’,没有通透明净的心性,就无法感知自然之理,无法感知佳作之美,自然也就无法感知到折枝花鸟世界的生命力,无法感知小小一幅画中的高深奥妙之处。”

  从离开家乡来天津求学至今己近十年,王若概括这十年的经历是“又快又慢”。快的是时间如流水,每每思及创作突破、艺术追求,就感到“惶惶不可终日”。一个人能够利用的时间终究是有限的,而在有限的时间里投入到传统艺术的修炼中去,顿时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与无知。慢的是一点一滴的积累,从她开始坚守传统至今,个人受益良多,在京津两地传统文化的熏染下,她渐渐能够领会到更多传统艺术的精髓,并开始一点点吸收、充实和发展

  哲学思想投射到折枝花鸟的创作中,就体现为在花鸟的比例与造型上,精确写真;而在构图上则往往体现“天道自然”的规律,是画家内心思想与自然实体物象融为一体的精神对话。王若解释说,“格物致知”有两层含义,一层是要通过对事物的观察和思考,了解世间万物的运行发展规律;另一层是要用这种规律指导自己的身心,让自己以顺应“天道”的方式去生活。理学宗师朱熹曾说:“今为此学而不穷天理,明人伦,讲圣言,通世故,乃兀然存心于一草一木,一器用之间,此是何学问!如此而望有所得,是炊沙而欲其成饭也。”显然,“格物致知”在当时的文人画家心目中,目的不仅仅是认识客观的物理,最终是为了“穷天理,明人伦”。

  “折枝”,花卉画的一种。画花卉不写全株,只画从树干上折下来的部分花枝。扇页之类的小品花卉画,往往以简单折枝经营构图,弥觉隽雅。王若的很多作品,其实都属于折枝花鸟画,一枝芳华二三乳莺,精美细腻,摹写传神之处自有令人心动的艺术感染力。

  王若介绍说,折枝花鸟画最早出现在唐代,大概为中唐至晚唐之际,折枝构图在少数文人画中悄然兴起。五代时,折枝画法已较为普遍,及至宋代,折枝花鸟画成为艺术主流,深受文人雅士的喜爱。这样的潮流,和宋代哲学发展的关系是难以分割的。“宋代画家往往以科举入仕,因此创作也秉承儒学思想。而宋代其实也是理学发展的高峰,‘格物致知’理念的出现,让折枝花鸟画变成穷尽天道,探寻本心的途径。”欲穷神而达化,必格物以致知。这种艺术创作理论贯彻于宋代画作中。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