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何水法写意花鸟画技法

时间:2014-04-28 19:35:42  

  传统中国花鸟画创作,石头与花鸟的结合是主要表现形式。一块石头就占了画面起码三分之一的空间,一旦拿掉,画面布局就很困难。何水法在写意花鸟画方面壮年变法,搬掉千年的石头,单纯以枝叶支撑画面,并以全景式构图表达一花一世界的玲珑神韵;用色方面,在前人的基础上大胆融入西洋画色彩理念,以色当墨,大胆用水,营造出色墨交融、意蕴丰富的笔墨新境界;花鸟画的传统题材有限,何水法率先把国外的花卉纳入进来,拓宽了当代花鸟画题材和表现空间。这种挑战性的探索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格,在中国传统花鸟的程式性语言拓展与推进上作出了积极贡献,由此也奠定了何水法在中国花鸟画领域不可动摇的地位。何水法以实现“植根于传统,出新于时代”的立意,在立足传统资源,探索创新方面作出了许多可贵的、有益的尝试。因此他的花鸟画创作无论在取材、构图、线条、设色等方面都有独到之处,别具一格,尤其对色彩的运用,融合了东西方绘画艺术的精华,千花百卉无一不精、无一不新,艳而不俗、淡而有味,让人百看不厌。

  学习中国画,何水法一直主张“取法乎上”和“正本清源”。何水法认为,传统没有新旧,它一直处于不断丰富的过程中,学习传统可以提升当代绘画的整体水平。当代人热衷于工笔画创作,虽然已经基本解决了造型问题,但仍然缺少精神和意境。如果能借鉴宋人的经验,工笔画创作将会取得很大的进步。所谓“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继承、发展前人的文化,但前提是继承最优秀的文化。对国画来说,如果放弃最优秀的宋画不学,那国画就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了。因此,传统一定要继承,但继承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在于丰富与发展,笔墨要纯正,应该从本质上、技术上创新,而不是表象。要把古人的技法变成自己的东西,不能泥古不化,也就是我们提倡的“师古人之心,不师古人之迹”。当代画家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要与时俱进,环境决定绘画内容和形式。今天的社会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绘画的表现形式和题材自然也应当随之变化。

  “你听见过花苞绽放的声音吗?我真的听见过。”何水法回忆起他的写生经历时一脸陶醉。那是1975年的一天,凌晨5点,何水法骑着自行车从城里赶到了郊区写生,车一停好,他便坐在田埂上画了起来,一点一点看着花朵的变化,周围静悄悄的,“噗噗噗……”他听到了花朵绽放的声响,看到了太阳升起后露水在花瓣上滚动的晶莹,每隔几分钟,花朵都会有很大的变化,他一一用画笔记录了下来。

  在中国画中,花鸟画是与山水、人物画鼎足而立的画科。它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远的社会影响,其不仅是中国文化艺术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而且在世界美术领域亦自成体系,独树一帜。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中国花鸟画形成了以写生为基础,以寓兴、写意为归依的传统。它充分体现了中国人与作为审美客体的自然生物的审美关系,具有较强的抒情性。同时,它在立意、造型、笔墨、色彩、构图及时空概念、观察方法和表现手段上,形成了很强的规律性。它往往通过抒写作者的思想感情体现时代的精神,描绘出富于情感和生命的花鸟形象来表达自己对自然界的认识。在画家何水法的笔下,花鸟画不仅仅表现花鸟之美,更是把花鸟作为表达特殊情感的重要媒介,这远远超出了花鸟本身。

  花鸟画家何水法是当代中国艺坛与美术教育界非常重要的一个代表人物。他1946年8月生于杭州,现为全国某某委员,浙江省政协常委,浙江省人民政府参事,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浙江省特级专家,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文某某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导,享受某某院特殊津贴专家。何水法提出:“笔墨是中国画的生命线,水是中国画的灵魂,写生是画家与生活的对话,画家要有与时俱进的精神。”这句话既是何水法对自己数十载艺术探索的总结,也是他关于花鸟画创新的宣言。他用传统的笔墨、真实的生活和时代精神开拓出了一条崭新的当代花鸟画之路。他不仅是中国花鸟画的领军者,也是提升、传播中国花鸟精神的导师。他对中国绘画的继承与创新,对中国文化的传播与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何水法说:“我看牡丹的形态和神韵,带着感情看和不带感情看是不一样的。一边看一边思索用什么笔法和表现方式才能表达牡丹的神韵。我们所绘的对象都是有生命的,因而情景交融很重要,我们看的是‘情景’,再秀美的风光没有人去看也没有意义,写生就要有情与景的结合,正因为有了感情,有了心灵的感应,景就活了。”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