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花鸟画写出生命精神

时间:2014-04-14 18:56:21  

  写意花鸟画写出生命精神

  “诗言情,画表意”“画乃心声心堂正”“世道平常画道深”。纵观沈威峰的花鸟大画,有美术评论家认为:沈威峰以一个花鸟画家难得一见的大气度、大胸襟,以积极昂扬、求真、向善、致美的情怀,以遒劲有力、酣畅痛快、极富视觉冲击力的笔墨语言将传统花鸟画画出了大境界,画出了中国精神、中国气派!

  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评论沈威峰,“大画有气势,小画笔墨非常精彩,画画耐看。”沈威峰的花鸟小品画系列同样精彩,他笔下的泽畔芙蕖、荷塘孤蜓、蕉阴雏鸡、紫藤葡萄,无不灵趣活脱、生意盎然。中国传统花鸟画历来注重通过写生来表现自然物象的生生之气,表现出一种活泼泼的生命精神!清人邹一桂在《小山画谱》中云:画有二字诀,曰活,曰脱。活者,生动也,用意、用笔、用色,一一生动,方可谓之写生。沈威峰的花鸟小品画作当是小山此论的很好注解。

  著名美术理论家马鸿增对沈威峰的作品评述道:“沈威峰的作品,我的感觉非常好。最大的感受,他的写意花鸟画写出了生命的精神,写出了笔墨的新意。他的作品可用品味醇正、气息清新、笔墨水融、光色辉映这四句话来概括。”

  将传统花鸟画画出大境界

  作为中国传统花鸟画中常见题材的荷、竹,因其自身具有的特质而被历代文人画家赋予极其丰富的精神内蕴传唱不衰,但也因此,当代花鸟画家要想有所创新与突破就显得极其艰难。而细品沈威峰的荷花,其不是八大笔下的孤傲之荷,不具大千荷花的妖冶之态,也不似潘天寿的恬静淡雅,而是巨浪腾空后的平静安宁,是一腔豪迈中的满腹柔情,是君子坦荡荡的一种浩然正气!

  感受到画家胸中涌动正气

  江苏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王平博士认为:“威峰画中之荷,已非池中之荷,而是心中之荷。荷叶翻飞,宛如心潮逐浪,恣肆而又理性的挥洒中透露出一股豪气,荷花盎然,映现朗朗乾坤,娇艳而又饱满的造型里流出一片柔情。每览其画,分明能感受到画家胸中涌动的华夏正气和对生活、对自然的深情。”

  中国当代实力派画家李树林说:“沈威峰的竹,全不见枯槁和瘠薄,浑然一片元气淋漓,生机郁茂。先代竹文化,虽曰博大精微,但也易致本真原态的遮蔽与壅塞。沈威峰所臻在于,他画竹独出机杼,未落窠臼,抖落层垒的文化负累,遂致笔端流泻出真元贯注的生气,画作生面别开,异乎前贤与时俊。他笔下的竹,既不同于文与可的竹,也不同于倪瓒的竹,更不同于郑板桥的竹,至浓至清,至淡至深,其径直蔓延的画面效果令人低回不去。”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