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水金的大排笔写意山水画欣赏

时间:2014-03-18 19:06:31  

  詹水金出生于新中国诞生后的第四天,从婴幼儿年代直至青壮年,他与在台湾谋生的父亲素昧平生。幼时因家境贫穷,只读过小学六年的他,便匆匆地告别了学生生活,回家放牧牛羊、打猪草、下地耕作挣口粮,成了少年时期詹水金的每天“必修课”。但即便他如何努力,家里依然是等米下锅,母亲常常等着他去挖回野菜充饥。

  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叶“红色浪潮”席卷全国开始,詹水金仅仅因为父亲在海峡彼岸的关系,成了专政的对象而备受侮辱与打击,被剥夺了劳动生存的权利,直至1979年组织上为他平反,詹水金才过上了正常的生活。逆境的磨难和特殊的“炼狱”,使得少年时期的詹水金懂得了世事艰辛,稼穑不易,积累了极其丰富的社会阅历,为他后来的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青年时期,詹水金出外谋生。在光泽县当民工期间,无意中他认识了上海油画师王孟林。王孟林的油画作品深深地吸引了他,工作之余,詹水金常常站在王孟林的油画作品前,长时间地驻足观看,这也让王孟林深受感动,他收詹水金为徒,潜心教他油画。在王孟林的悉心传授下,天性聪颖的詹水金很快掌握了油画入门知识和技巧,学到了一门艺术。

  结束民工生活,詹水金回到了家乡,他选择了“油漆工”的生活,想继续圆上“油画梦”,没想到正是因为这个选择,开始了他的艺术生涯,决定了他后来的命运。

  詹水金说,他的绘画艺术水平的长进,主要源于补缺修复,这期间,他接触了大量的名家和民间艺人的作品,博览了许许多多不同时代、不同门派、不同风格的作品,这对他拓宽视野、了解历史、增长见识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1979年,中央美术学院袁运生的《泼水节--生命的赞歌》大型壁画出现在北京机场。第一次看到袁运生的作品,詹水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同年,梵高的油画作品《向日葵》出现在全国所有的报刊杂志上,詹水金为梵高的艺术风格所折服。他从袁运生的裸体画中,看到了文艺的复兴和解放思想;他从梵高的《向日葵》中,看到了油画的高雅和艺术魅力,这对他后来的创作,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在当“油漆工”期间,詹水金接触了大量的名家书画作品,每接触到一副作品,他都要把它临摹下来,悉心研究每幅作品的艺术风格。不知不觉中,詹水金汲取了百家之长,实践中,他所获得的知识远远地超过了书本上、课堂上所能学到的范畴,绘画水平有了质的飞跃。实践出真知,在工作之余,他创作了大量的油画作品,但依然是被人抢购一空。

  1988年,詹水金的父亲回乡探亲,40年了第一次见到父亲,父子俩喜极而泣。1992年,詹水金应邀第一次赴台湾探亲。在台湾游玩期间,他在河流中看到了许多很美观的天然鹅卵石。出于创作冲动,他突生奇想,如果能在这方块之间,根据鹅卵石的形状“画龙点睛”,岂不巧夺天公,更具欣赏价值。在台湾,他创作的鹅卵石作品,一鸣惊人,全部被台中一位名画家、收藏家以重金收藏。

  1998年的一天,有人向詹水金索要水墨山水画,在画云彩与水流时,他无意间用一尺宽排笔下笔,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神了!詹水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油画画风与国画结合,居然会产生具有如此冲击力的效果。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他“转业”专画国画。从此,他潜心研究如何深度应运油画画风画国画的技巧,把国画留白、油画加白的艺术手法高度统一,让中西方不同的艺术风格在中国画中充分体现出来。

  经过40多年的探索与实践,詹水金的书画艺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高度,不知凝聚着他多少辛勤劳动的汗水与泪水。纵观詹水金的作品,其构思、布局有着极其浓郁的生活气息,和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无论是花花鸟鸟,还是山山水水,都有着生机盎然的生命力。作品既有泼彩的随意性,又有细腻的笔触;既有笔墨淋漓的写意效果,又有精谨的工笔效果,每一幅作品都有着百姓喜爱的诗情画意,以及雄强与柔美的统一。

  与众不同的是,他的国画,有油画画风。他创作山水画作品,擅长运用大排笔写意,一笔中有明有暗、有白有黑,一笔下去,可同时体现浅、灰、深等三种色彩,对光线的把握极其准确。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