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为:胡泽涛的画鹤意境

时间:2012-07-18 00:55:45  

  多年习练及姊妹艺术之滋养,加之身后之书法功底,使泽涛在用笔上能运腕使转,起伏自如;用墨上有饱墨之挥透、宿墨之水渍、破墨之韵致,其淡墨见骨,枯笔合润;用水上发挥了渗、化、冲破等特性,在水破墨、墨破水中达到了一派境界。

  渤海之滨,九河下梢,蒹葭苍苍,稻黍萋萋。辽河从此入海,独揽湿地形胜,鹤语鸥翔,群鸟戏飞。在此地灵之域,人杰胜出,当代著名画家胡泽涛就是其中一位代表人物。

  观泽涛画,心中畅然。那生生不息之芦苇,那仙姿洒落之丹顶鹤,无不体现他生于斯、长于斯、钟受于斯之家乡情怀。芦海泼墨充润,渲染碧透;鹤姿技法独特,多姿多彩;体现之主题祥瑞满天、积极向上。注重内涵、虚实相生,味道淳正、横贯心扉、赋神于形,生命与自然相随,心手相印与完美和谐共生。

  追根溯源,泽涛创作上之心路历程是勤奋而智慧的。自孩提始,捕鱼捉鳖,挖拾野菜,年年得以接触自然,天赋之萌动使他写生自然。涂鸦后之快感弦颤于心间。及长,感觉真正熟悉和亲近了自然。独处时或狂奔、或踱步、或横卧在苇海杂草中,或凝视遐思、絮絮对语。当融入鹤语、鸥声、虫鸣、鸟叫时,心境与情境达到契合,虽有驱蚊抓痒之苦,亦有陶然忘饥之乐。

  人们熟知他画鹤,而他之山水、人物也达到了一定高度。他在用水、用墨、用线所得中,从旧格中翻新韵,于俗中演逸情,于机巧中出真稚,于浓丽中显清淡,他笔底之鹤既不同于宋徽宗,亦不同于当代其他画鹤高手,他的鹤是有自我艺术语言的,是带有个人风格的。

  青春之激情瀑泻泉涌,朦胧画意油然而生,鹤乡之芦苇杂草野花及百鸟飞禽成了他表现之领地。从水彩到油画到国画,每一次触动都是一次积累和融合。在与性灵相交、与笔墨通融中达到韵律幽远。从1999年起,泽涛作品登堂入室,摘金夺银、屡获殊荣,其独特之技法也被同道所称颂,他在创作时采用以墨色为主,颜色为辅,形成墨与色、色与墨之间相互渗透冲撞,加上水之滋养,省却白粉涂抹,从而留下自然空间和鹤自身之空灵。

  在思想深度之体现上,他之定位是准确的,他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之本源是深邃的,他自身之艺术语言是成功的,《烟岚惊梦》中虚实相和、烟雨空朦、怡然自得,“胜似闲庭信步”之静穆;《芦海恋歌》中鹤语与蛙声同韵,平淡与和谐共生之高古,无疑都弥漫着画家之思想和才华,其专著《中国画艺术十门、翎毛、草虫技法》、《墨彩水禽新创意》,是个性化和人性化的;其作品之文化含量和艺术境界是渐次提高的;其拥抱自然、热爱生命之主题是鲜明的;生活是艺术源泉在他身上之表现是淋漓尽致的。

  心境、情境、意境相接,心意、天意、立意契合,反映出泽涛具足先天秉赋与后天修养。泽涛正值艺术创作上之高峰,祝他之未来永远春暖花开。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