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广健谈没骨花卉技法

时间:2011-12-06 22:39:25  
画家贾广健作品
34×137 cm 花鸟 GH5053
34×138 cm 花鸟 GH5051
四尺条屏 花鸟 GH5052

  没骨花卉在技法上有其独到之处,在恽南田之后,亦可谓“家家南田、户户正叔”,可见恽南田绘画对后世之影响。然而,后世的效慕者大多对南田艺术的精神缺乏理解,其格调也大打折扣。

  在技法上,没骨花卉写生可以从水、色、墨、笔等四个要点上来把握。首先是水,古人说:“得笔法易,得墨法难,得墨法易,得水法难。”对没骨花卉而言用水则更为重要,正是因为水的得当而使色彩鲜活、丰富灵动。

  故南田论到:“近日写生家多宗余没骨花图,一变为浓丽习俗,以供时目。然传模既久,将为滥觞,余故亟构宋人淡雅一种,欲使脂粉华靡之气复还本色。”从存世的诸多作品看,那些模仿南田画法的后学者都正如南田上述所言,格调和气息与宋人“淡雅”的格调相去甚远。所以,没骨花卉要力戒脂粉华靡之气和浓丽习俗。

  没骨花卉不仅能够通过水、色、墨的把握来创造艺术的美感,而且同样要讲究用笔——笔法,通过笔法的笔趣之妙更能体现画家的气质、禀赋、修养、情思。由此可见,恽南田为什麽针对那些效慕者之“脂粉华靡之态”,而要“复还本色”了。以笔法表现“骨气”、“形似”,而在“骨气”、“形似”之外的遮蔽之下更重要的还是品位和境界,切不可以“形似”的刻画作为终极的目的。

  于此,恽南田说:“俗人论画皆以设色为易,岂知渲染极难,画至着色,如入炉钩重加锻炼,火候稍差,前功尽弃,三折肱知为良医,画道亦如是也。”没骨花卉用色之难莫过于用“粉”,“粉”之浓、淡、厚、薄与水色相交融,其味妙不可言,但用粉不当则使色彩浑浊暗淡,或是浓丽华靡而毫无淡雅之气。

  再者为“墨”。在没骨花卉中,墨与色浑然一体既是用墨之道亦是用色之道,墨的合理运用而更加使色丰富而沉着,使色具有墨的韵味,使色墨神气浑然,色不若色,墨不若墨,色中有墨,墨中有色。既使是色中无墨,墨中无色,亦可以使人觉得色既是墨,墨既是色。

  没骨花卉之用笔不同于书法及写意花卉之用笔,同样讲究“骨气形似,皆归乎用笔”。“骨气”与“形似”在没骨花卉技法中则更能体现出二者的相辅相成,以用笔表现“形似”,“形似”对于用笔就有了制约,不若书法和大写意的笔法那样信马游缰,以不同的笔法、笔性来表现笔趣。而没骨花卉中的用笔则更显沉稳、温和、灵透、练达,更为内敛,我们在品读恽南田的作品时自然会有所领会。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