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贾又福“以石观化”学术思想

时间:2011-11-18 00:40:47  
画家贾又福作品
19×17cm 山水 GH5214

  贾又福先生,开创“观化山水”,提出“以石观化”学术思想,并形成了完整的理论体系,开了一派之先河。

  贾又福师承李可染,但并不一味地模仿李可染,他追求的是与老师艺术精神上的一致,在很好的继承是创新和独创性思想指导下,他大胆求变,形成了“贾氏山水”独特风貌。

  鲜明的“独创性”

  李树森:著名美术史家、理论家陈传席认为,画家能进入画史必须符合四个条件:一、功力,二、独创,三、审美,四、社会影响。在评价您的画时说:“贾又福的画是符合此四条的,尤其是‘独创性’方面,不用见落款便可一眼看出是他的画。风格独特,前无古人。”请谈谈您的“独创性”。

  他,德艺双馨,不仅是具有独创性成果的画家,还是著名的教育家、理论家。他为中国画的继承、发展,以及教育事业均做出了突出贡献。

  评论家说我的作品“坚实、奇特、博大、诡谲”,这主要是与我画的内容及对象有关,我画的是中国北方的太行山,太行山是我创作的基地。很多文人形容太行山就如同中华民族的脊梁。太行的危岩绝壁、长坪大坡,很壮观,气势非常大,太行山本身这种形象就是雄浑博大的,很奇特,而且很神秘。

  几十年里,在画太行山的时候说的好听一点,是在跟太行山对话,我把太行山看作老师、朋友,跟其交流思想,交流感情,在精神上逐渐有所领悟。

  刚开始画太行山,画得比较偏重写实。如实的画也具有这种坚实和奇特,后来慢慢的就不满足于此了,加上了一些艺术处理。苏东坡讲:“作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随着逐步的深入与超越,我的画中融入了自己的思想、感情、精神和学养,作品除了形象的奇特、雄浑以外,在精神方面具有了一种象征意义,象征着中华民族博大、浑厚的精神。

  李树森:著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说:“在当今中国山水画坛,贾又福是颇有成就、最值得注意和研究的画家之一。他创造的山水画新样貌和新风格,是继李可染之后的又一次突破,对于当今和未来的中国山水画的创作,具有重要意义。且形成了“坚实、奇特、博大、诡谲”的艺术风貌,创造了新的美学品格。”著名美术评论家郎绍君在谈到您的画时说,“贾又福的画作的风格既是个人的又具有时代烙印,代表20世纪晚期山水画的新成就”。

  您能不能解释一下什么是“坚实、奇特、博大、诡谲”的艺术风格?

  贾又福:理论家鼓励与肯定,对我的创作是很大的支持。风格的形成,需要经过长期的艺术实践。我的山水画的个人面貌,是经过数十年在大自然中磨练,逐步形成的。

  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尤其现阶段我们国家发展得越来越好,正迎来一个蓬勃的发展时期。时代的精神在作品中通过太行山得以寄托,再与数千年的优秀文化联系起来,就可以更多地给人一种精神方面的启示。

  在我的作品中,太行山不仅仅是物象上的太行山,同时还是民族精神的象征,是中华民族历代英雄人物的象征,是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的象征。太行在我眼中和心中,成了承载过去、现在和未来,宇宙、民族和自身的精神载体。也正是我把太行山作为寄托自己情怀的一个母体去对待,可画的东西是非常多的,题材是非常丰富的,直到现在我仍然在挖掘其精神性方面下着工夫。

  风格的形成是经过几十年的实践慢慢得来的,包括艺术语言,艺术精神,都是经过实践慢慢探索出来的。这是一个需要艰苦学习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地探索、研究,追求跟古人不一样,走自己的艺术道路的过程。

  贾又福:任何艺术都要追求独创性,任何艺术都不应该一味地因袭前人,不应该停留在学了古人像古人,学了老师像老师,否则怎么能体现出个人对社会的贡献?在美术生活和创作的路上跋涉,要敢于想人所不敢想,见人所不能见,得人所不能得,造人所不能造。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