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画家点评姚鸣京山水画

时间:2009-03-21 12:12:21  
画家姚鸣京作品
65×65cm 山水 GH2159

画家田黎明:
鸣京的笔墨里有了一种苍翠寂寞,归鸿无声的滋味,看那高耸巨大的树躯,不如说是他心底对自然山体的崇敬,那浓郁深厚的树叶更显现出对一片空灵的宇宙的向往。画面中的土地、河流、农家、人物都置身于空性的纯净中,构成了鸣京单纯的性格。画若其人,姚鸣京十几年来如一日的参禅、坐悟,是他在传统的人文思想体验中多了许多许多的自省和体味,鸣京善悟出其中之奥妙,用慧心创造出了他积修已久的笔墨语言。一时间,东风涌来,净水烟云的心性空间里将物象结构与笔墨结构还原于自然结构是鸣京平常心的显示方式,他让山水空间在有限的物象中持续着恒性,又借助自然形态引出笔墨文化的散淡之迹。鸣京所创造出的山水空间以至善界为心性的原本,而一切物象于其中皆在自由的成长,我非常佩服鸣京的一点,就是他做事特别有定力。吃了十年以上的素,始终如一,修炼自己的心性,这一点非常不容易,对此我们都有体会,不是说“做”给谁看一看就完了,并且这么多年,能从鸣京的画面上,画面里看到,他这种修炼带给他山水画风的演变,一种由繁到简、由主观到清净的语言转换。当代山水画名家像龙瑞、催振宽、赵卫、陈平都是在研究如何用“点子”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鸣京走的路和他们不是同一条路,经过这么多年的创作实践,形成了自己非常鲜明、独特的画风,是很不容易的。鸣京的画表明他走过了一条常人不易走,也易忽视的山水画之路,恰恰在这样的平常中才显出了中国山水画艺术的魅力。这不是某一个人的力量所及,得天应,顺道化,顺乎古人前贤而修炼的大道自然。

画家郎绍君:
90年代前期,鸣京的观念、画法和风格逐渐发生了变化,转而“追求内在的渴望与反省”。这一变化主要源于两个因素,一是他以“居士”(信士)的身份体悟禅修,每日吃斋打坐,开始了一种内省性的人生;二是他在卢沉画室研修水墨构成,接受了卢氏“要自由创作”、“要从模拟现实中解脱出来”的艺术思想的主张,决定寻找一条能够表现自己内在情感、在形式上也有自己特点的路。但他没有接受以“回到艺术本体”为旗号的西方形式派原则,去单纯追求构成与抽象形式,也没有象一些文人画家那样回到笔墨趣味的游戏和玩味,而是力图把笔墨和构成结合起来,以描绘自己的山水心像和山水之梦。从十多年来的作品可以看出,他脱出了写生状态的约束,吸取了构成因素,但没有归于时空错位式的平面分割;画面有一些如梦似幻的因素,并没有超现实主义的怪诞。画境疏离了现实感和烟火气,林路郊野,云水浮动,佛龛塔影,看不到饮食男女的日常生活,只有打坐的佛像和形若樵夫的禅修者。作品的话题如“三界”“法音”“坐忘”等等,集佛、道两家用语为一,观者也很难分清画家是丛林禅修的冥想还是云烟老庄的虚静。画中的佛像没有神圣的殿堂,只静坐于烟雨幽谷或荒村萧寺之中。画家有一幅画上题:“十里云山双眼豁,四时风雨一庭闲。”——前一句暗指禅悟,后一句明示逍遥,一禅一道,在这里是合一的。

 
李燕国画作品
李燕
花鸟
GH5231
 
杨之光国画作品
杨之光
人物
GH5222
 
王雪涛国画作品
王雪涛
花鸟
GH5221
 
孙其峰国画作品
孙其峰
花鸟
GH5216
 
孙克纲国画作品
孙克纲
山水
GH5215
 
柳宏林国画作品
柳宏林
指墨
GH6029